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什麼是快樂?


撰文:Aniruddha(註)

原文來自MYM紐約部落格Project Sahasrara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什麼是快樂?有一天在課程結束前,Ekanta(註)提出來這個問題。它讓每個人留下相當程度的困惑,因為我們全都承認,我們從未認真想過,「快樂」這個字對我們來說到底是什麼。當我們聽到開悟者們說著「永恆的喜悅」或「恆常的快樂」時,總假設它應該不是這個世界能體驗到的東西。為了學習如何面對自己,以讓我們更釐清目標,我們被要求誠實地探問自己並且去定義出,依據每個人的經驗,快樂對我們來說是什麼。

之後的幾天我問我自己,快樂對我來說是什麼?在生命的此刻我快樂嗎?老實說,我全部無法回答,因為我之前從未為自己定義過何謂快樂。我可以看見我原有的概念,是社會告訴我,有些時刻應該感到快樂歡愉,像是達成目標、與家人或喜歡的人相聚等等。而就我個人而言,我最快樂的時刻,是逼近極限而感覺到自己活著。在這些觀察中,我體會到,這些我感覺到歡愉或快樂的時刻都有個共同點——無論是在競賽性質的活動中嚐到甜頭,或是某個美女在對我微笑——它全都取決於對我有利的條件或成果。

我思考著Ekanta那晚說的話。當他聊到為什麼熱愛衝浪時,他說是因為在乘風破浪時,他感受到了暫時抽離每日繁忙喧囂的平靜,以及眾人的注目。我觀察到某種關聯:心智總是在正向條件中找到快樂,於是我開始和我的心智玩個遊戲,並把結果設定成負面而非正面。如果Ekanta在乘浪時很糗地失敗了而被噓或被嘲笑;如果那位美女不屑地看著我或我一點都不覺得她迷人⋯⋯我或Ekanta會覺得如何呢?我的反應會是負面的,而我確定Ekanta也不會感覺太舒服。

Shri Mahayogi關於真理的教導馬上浮現腦中。真理不依存於任何事物或任何人,它只是純粹地存在。對我的心智來說,矛盾變得非常顯著。不論何時我感到快樂或悲傷,它都歸因於情況對我有利或不利,而這是由心智判斷的。有那麼一個片刻,我的整個人生變得好像是一個謊言或一場幻覺。

我開始採取這種方法來辨別生活中的許多不同面向,它們伴隨心智習於攀附的種種慾望與執著,而所有結果都是一樣的,我的所有執著都是有條件的。而當我視情況調整這些可變因素,心智的攀附開始減弱了,就像把水潑到滾燙的鐵板上(一下就蒸發了),在某些情境,只有中性的感覺升起。當我以什麼是真實、什麼不是,來大膽面對心智時,真正的不同顯現了。心智無法否認,那些它自稱感覺得到的快樂或歡愉,不過是場謊言。真正的快樂不需要某樣事物或某人的外援或條件才能存在。

當我被問到覺得快樂是什麼時,我必須承認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我所有的經驗都是有條件的,並非以真理為基準。我期許並持續努力的,不是要到達快樂,而是寧靜,在那兒心智不會受到周遭的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如此便能觀察與經驗這個世界,並保持平靜,不再執著。


註:Aniruddha及Ekanta均為Shri Mahayogi之弟子,目前居住於紐約。

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便當的第一課:為他人著想

由左至右:燙菠菜、滷豆皮、醋漬紫高麗菜
撰文:Marula

我喜歡做菜,喜歡洗洗切切,研究食譜與食材,因為在家工作的原因,幾乎每天動手幫自己料理三餐,幾年下來,妥善從容的安排做菜步驟次序,對我來說並不困難。然而,每次去日本進修,在前輩家幫忙準備菜餚、或是在旁邊觀摩、或是吃進每一口看似簡單的料理時,都會感覺自己還差得好遠。

差別是什麼呢?是味道?是手藝?是食材?

去年十一月,在Shanti庵請教了Ramdas和Gopala前輩(註1),如何為他人料理時,前輩的兩個詞語打中了我。一是視覺(Vision),一是喜樂(Ananda)。視覺,不只是菜色看起來可口美觀,還包括想像一群人一起吃這頓飯時,呈現出來的畫面,是不是和諧喜悅的。喜樂,也不是東西好不好吃而已,而要考慮當時天氣與每個人的狀態等等。像是有天午餐前輩準備了蔬菜湯麵,就是考慮到天氣寒冷,以及我們早餐吃得晚,應該不會太餓,因此,希望幫我們做一碗熱熱的、吃了會暖和、份量不會太大的午餐。

原來,我一直以來以為自己會做菜,其實不過是很魯莽任性、又自以為是地做罷了。Yogi桑(註2一直教導著「為他人著想」,而我不過只是為自己著想,做自己想做的、拿手的、簡單方便的菜,做菜給家人朋友吃時,也總期待獲得「好好吃哦」、「你好厲害」的評價。

回來後,我們決定在年末聚餐準備便當。開始試菜之後,我才發現,便當是另外一個世界。便當,打破了我原本對做菜的認知。原本計畫做青江菜飯,但做好後發現濕潤的菜飯無法捏成飯糰;試燙過幾樣青菜,發現顏色會變黃或生水;有些菜放到常溫之後變得不可口……而每一樣小小菜色需要花的時間,也不亞於過去拌炒一大盤飯麵的時間。

幾回嘗試之後,做好幾樣菜請同伴們試吃並給予意見,討論擺盤配色,裝盒與包裝方式。這與慣常的一人隨興大鍋料理、豪邁上菜相比,都是磨練耐心的練習,這正是我缺乏的。我總希望事情一步到位、一次成功,最好做好後背景出現點掌聲與歡呼,而漸漸出現了急躁、虛榮的習性。

消除「心」習於附著的慣性,去除不符合真實的想法與行為,真正為了他人而行動,也許這才是前輩們的料理,在色香味俱全背後的深刻修煉,也是「瑜伽料理」真正的意義之一。這同時仰賴出了流理臺之後,日常生活的練習,與時時刻刻的覺察。我願以此為目標,真切踏實地努力。



一月食譜,與大家分享這次便當中的三款小菜。🍱

*滷豆皮

一個人做菜,覺得滷一大鍋滷味很麻煩嗎?
其實質地細緻的生豆包,只要浸薄薄一層醬油、一點麻油和薑絲(或是麻油薑泥醬),
放進電鍋,蒸半杯水的時間,就可入味囉。
可以切絲、切片當小菜,或是整塊當作便當主菜哦。

*醋漬紫高麗
紫高麗菜切成細絲,撒適量鹽拌均勻,靜置20分鐘,擰去水分。
放保鮮盒,加入醋(水果醋為佳)、二砂(二號砂糖)與葡萄乾,放冰箱浸泡一夜。
上菜時也可滴些許初榨橄欖油,更添風味。


新鮮紫高麗菜切絲

浸泡一夜過後

*燙菠菜
菠菜洗淨後,切成一半,約將莖葉分成兩半,
放入加鹽巴的滾水中微燙,撈起瀝乾,整齊排妥。
待冷卻後,以手瀝乾多餘水分,
使其聚合為一束,再切段,上面可撒碎堅果或芝麻。



註1:Shanti庵是位於京都的MYM弟子庵,Ramdas和Gopala是住在該弟子庵的兩位前輩。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2018新年快樂

首次製作的DM!正在做扭轉的貓咪是不是很可愛呢~~

轉眼間,一年很快又過去了。這一年大家過得如何呢?

2017年對我們來說,是相當豐盛的一年。終於首次邀請Shri Mahayogi來到台灣舉辦了數場真理問答同場加映:五月時的紀錄→Shri Mahayogi初次訪台!十月時的紀錄→真實智慧之光每個禮拜固定舉行團練,努力在體位法及冥想上精進;每個月一次的梵唱(Kirtan)聚會,在反覆唱頌神的聖名中去體會與靠近神⋯等等。

因為有瑜伽的教導,因為有Shri Mahayogi的指引,可以支持著我們前進,讓我們將覆蓋在生命上的烏雲一點一點地撥開,也讓我們找到許多一起在這條道路上努力的同伴。感謝一切的發生,感謝Shri Mahayogi給予我們這麼多的愛與鼓舞~~

2018年我們會更充實現在既有的活動,不僅會在週五晚上新開設一堂體位法的基礎課程(課程資訊請點連結還會有其他新的企劃,當然一定也會再努力邀請Shri Mahayogi來台。(好期待啊~~有最新消息都會即時發佈臉書粉絲專頁——瑜伽行者學苑,可以按讚追蹤喔

謝謝持續收看的各位,2018年也請繼續關注這個部落格喔~~^^
一起在瑜伽道路上往前邁進吧!!!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我從一個飯盒學會的事


撰文:昭淵(ザオユァン)


老實說我是帶著要去當兵的心情前往日本的。

幾次在台灣的行前聚會,Prasadini總是提醒我們,要好好把握這趟珍貴的旅程,特別是第一次參加Jayanti(註1)的人(沒錯就是我),過程中專心投入每個當下的學習,以認真的態度去面對。這讓我想起當兵前,準備將自己的一切交出去的那種心情:捨棄平時的習慣、接收未知的練習。

由於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自己將會體驗到什麼,於是混合著不安與興奮、期待與膽怯的情緒,我隻身前往京都與大家集合。

每天幾乎都是團體行動,並且行程緊湊到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在不同聚會、活動、冥想、體位法練習的過程中,這次日本行的意義也逐漸清晰確實,從一個地點走向另一個地點,大家總是興奮地交換剛剛的體驗與心得。

無論是Jayanti中感受眾人喜悅祝福的情緒滿載,或是真理問答時被撥開迷霧的豁然開朗,以及體位法課堂上明顯體會因專注而強烈流動的普拉那(Prana,意即「氣」),這些心得雖然在出發前我都能約略想像一二,但實際體驗到時仍然驚訝不已,不過說到這趟旅程中最令我意外且感受深刻的,是發生在與前輩們相處的過程中。

這趟旅行有幾次和Gurubai(註2)一同用餐的機會。Jayanti結束時,每個人都有收到一盒黑豆飯作為當天晚餐,我們帶著這飯盒到前輩的住所,樸素潔淨的空間,約莫十個人聚攏圍繞著矮桌,從分享自己如何接觸瑜伽開始,話題自然延伸到我們對各種生活中瑜伽練習的請教,聊了一陣子之後,大家才開始用餐。前輩在開動前,說有些訊息想先跟大家分享。

晚餐的米是某位前輩的熟人親自種的,過程中還有另一位前輩專程去向他學習如何耕種,甚至飯上細細小小的白芝麻,也都是前輩自己種的。當食材故事說明到芝麻的採收方式以及後續處理有多麽費工不易時,我全身忽然爬滿了雞皮疙瘩,那瞬間我像是忽然清醒一般,能夠清楚意識到,這一個小小的飯盒,必須集結多少人的愛與心意?需要耗費多少時間?橫越多少距離?又經過多麽慎重地料理?如今才能到達我手中?

雖然有點誇張,但是當下我真的想到這輩子,到底是受到多少人的愛輕輕托著,我才能安然完好地活到現在?說起來非常慚愧,在沒有這個感知之前,我總是將生活中擁有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我看不見事物背後無形的價值以及每一個人慎重以待的痕跡。一想到這樣,我覺得從此以後應該懷有深深的感激,去認真面對每一個來到我眼前的人事物,好好感受每一個真實的價值。

這幾天和Gurubai們的相處,可以體會他們是如何慎重以對每一件人事物,也感受到他們清晰且堅定的生活態度,更發現即使只是輕鬆的聊著天,Yogi桑(註3)的教導卻時時在對談中自然浮現,已經潛移默化在前輩的言語以及一舉一動中,想起五月份台灣真理問答時Yogi桑的話:「佛陀逝世之前曾經留下這樣一句話,看到我身體的人,不是我真正的弟子;活出我的教導的人,才是真正的弟子。」我想前輩們都是活出Yogi桑教導的人,他們的存在就是這些教導的實踐,就是真實,和他們相處之所以能這麼如沐春風,也許是因為能感受到真實被實踐所帶來的喜悅。

這樣的喜悅充滿在這趟旅行的每一天,直到最後一晚,我們參加了Yogi桑親自指導的體位法課程,課堂尾聲大家圍坐討論時,Yogi桑帶著笑容歡迎大家下次再來京都,那一刻我才意識到自己明天就要離開日本返台,心底忽然湧升一股依依不捨的離別情緒,但我想,只要把這幾天的心情,緊緊牢記在心裡,在生活中確實執行這些教導,我們和京都的前輩甚至是Yogi桑都能緊緊相繫,不因時空而分離。


回程飛機上,我想起Prasadini的行前叮嚀,其實不只適用於這趟京都之旅,整個人生旅程不也該是這樣嗎?好好把握這珍貴的旅程,過程中專心投入每個當下的學習,以認真的態度面對每一天。我想必須如此認真,才能進一步參透瑜伽的目的、生命的目的,並不是說一切都要有目的,而是了解這些目的我們,才能更有意識地生活,不輕易捲入漩渦,筆直地向前行走,這是我現在最想努力實踐的生活。


註1:Jayanti,御聖誕祭。
註2:Gurubai,即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3: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忙碌正可創造時間


撰文:Harshani

文章來源為MYM Tokyo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東京的人們走得很快、似乎都很忙碌⋯⋯這是我來到東京時的印象。
在診所預約患者(註1)的下回看診時間時,
大部分人緊盯著行事曆查看空暇時間,幾乎沒有人說隨時都可以。
儘管生活的環境和情況因人而異,但繁忙似乎是相同的。
我自己也開始把日程塞滿,與我在家鄉時根本是兩回事。
我習慣了繁忙。因為「沒時間」而放棄去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沒時間」,也變成我的口頭禪。
有時候,就算假日沒有安排任何活動,
也由於每天累積的疲勞,而一整天睡睡醒醒,然後一天就這麼溜走了,
我常常為此感到煩惱而焦躁。

這也影響了體位法和冥想的練習。
忙碌的時候,就像將工作交差了事一般,把體位法草草做完。
但到了時間充裕時,卻因為忙著放空發呆,結果什麼練習也沒做。
我明明確實感受到瑜伽的效果,但是自己的生活卻與此矛盾,
我對自己的焦躁不耐越來越巨大,於是決定不要再以忙碌當作藉口。

雖然不知道這麼做會達成什麼效果,但是我決定開始不再找藉口。
這個小小的決心,一點點一點點地,讓生活得到了改善。
一開始,雖然在每次不小心又以忙碌作為藉口時會感到沮喪,
但我努力讓自己不要去在意「做到了」、「做不到」的得失欣悲。
接著,只要一覺得「好忙」的瞬間,就努力甩開這個念頭,
如此頭腦會變得清晰,便能集中精神在處理一件一件事情上。

我發現到一件事情——當我擔心著「今天太忙了,不休息不行」時,
就會把休息時間拉長,也就是說,
明明是忙碌的日子,也因為設法調整下能有更多時間休息。
所以,其實比自己想像的能安排出更多時間。
沒有能不能,只有做不做而已。
這與忙碌完全無關。
之前曾經聽前輩們這麼說,終於在自己面對「忙碌」之後,才能真正感同身受。
即使現在,忙碌的感覺有時也會出現,就像打地鼠遊戲的地鼠一樣。
但現在幾乎都可以準確地打到「地鼠」,所以已經不太被繁忙所左右。
不被忙碌左右之後,每日都切實感覺到可以確保住練習的時間。

當然,遠遠超出自己極限的繁忙程度並不好。在這種情況下,便有必要再一次檢視生活。
當處於過度忙碌中時,其實自己不容易去注意到。
如果周遭有誰指出這一點,就坦率謙卑地聽取建議;
如果感覺到身體不適,就將休息擺在第一。
正因為已經不慌不忙地好好休息過了,就可以不把忙碌放在眼裡地去工作。
這種收放自如是很重要的。

無論在工作中、在家事中、還是在瑜伽練習中,
並不是花很長時間就好,專注和認真程度才是重點。
如果每天繼續練習自己可以做到的事,良好的變化一定會到來。

1:作者Harshani任職於診所。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圖解 瑜伽・體位法 基礎篇】正式發售!!


各‧位‧觀‧眾!
圖解  瑜伽‧體位法  基礎篇中文版,已經正式出版並發售囉!!
(哪裡買:連結

為了慶祝這件事情的發生,12月5日星期二晚上在團練之後,
我們舉辦了一個小小的發表會,
和現場一起練習的夥伴們分享這份喜悅,
以下是當天的照片:

Prasadini分享

圖解使用說明(請見下述)

一起看圖解

一起看圖解

大家燦爛的笑容!❤️

◆如何使用圖解◆

首先,圖解的封面上有一段文字,
短短幾行字裡,
就清楚解釋了何謂瑜伽,以及做了體位法以後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這樣看似簡單、實則蘊含深厚功力的文字究竟是誰寫的呢?
聰明的您一定馬上猜到了吧……
沒錯,就是Shri Mahayogi本人寫的喔!!!

其次,在圖解的第二格與第三格解釋了普拉那(Prana,亦即「氣」)的運作,
還有仔細說明了做體位法的相關注意事項,
例如做體位法前、後、或停留在動作裡時要注意些什麼,
做體位法時該如何呼吸,平日應如何飲食…等等。
這些都是很基礎但又非常重要的知識,值得一再複習與提醒自己。

接下來就進入每個體位法的部分了。
每個體位法都包含姿勢的圖片與簡短精確的說明,
如果不記得體位法動作順序,
也可以按照整張圖解的方向,由左至右,由上至下,按順序進行。
(和目前團練的順序雖然有一點點不一樣,但沒有問題喔)
而且圖片上有一點很棒的地方是,
它標註了視線的方向、動作的方向,
在做體位法時如果可以留意這些細節,
動作可以做得更正確。


◆小小的一份圖解,承載著滿滿的心意◆

2013年Prasadini(Lynn老師)在紐約第一次遇見Shri Mahayogi
(參考文章:我與上師Shri Mahayogi的相遇
2014年Prasadini在台灣開始帶領Shri Mahayogi所教授的體位法課程,
然後開始在課堂上分享Shri Mahayogi的教導。
慢慢地許多人也深受Shri Mahayogi教導的吸引,也希望能接觸更多教導,
所以時常有人詢問Prasadini有沒有任何Mahayogi Mission的出版品。
不過因為都只有英文或日文書籍,或多或少都增加了閱讀的難度,
所以後來我們也設立了這個部落格(參考文章:為何開始),
翻譯一些英、日文出版品的文章,也分享大家的練習心得,
希望可以幫助大家減少對教導的距離感。

然而,我們還是一直在期待中文出版品的問世。
集結許多人的努力之下,
終於,
完成了Mahayogi Mission的第一個中文出版品——圖解 瑜伽‧體位法 基礎篇!
在此真的非常感謝紐約與日本前輩們的大力協助,
沒有他們的幫助,絕對無法完成這次的出版。
也在此獻上對Shri Mahayogi的無限感謝,
因為有Shri Mahayogi,才有這些珍貴的教導得以讓我們學習。


◎幕後小花絮:
抵達台灣的圖解

採買必要的道具

家庭小精靈的加工

工廠生產線

最後貼上美美的金色貼紙~

美麗的圖解們就完成了!等著和大家相見^_^


◆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簡介◆
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在八歲時,自然地進入了無分別三摩地,完全專注,沒有任何觀點或概念,了悟了阿特曼——真我,是一位長久處在終極自由的無上至福的大師。在青少年時期,他經歷了徹底深入的苦行,很快地精通了所有瑜伽的分支,由自己的親身經驗,檢驗出通往神聖真理的真正路徑。


◆Mahayogi Mission簡介◆
1976年,Shri Mahayogi在日本設立了Mahayogi瑜伽修道所。1996年,在紐約及京都成立Mahayogi Mission。Shri Mahayogi現在主要往返於這兩個城市,給予弟子們最適切且直接的指導。


◆瑜伽行者學苑是什麼◆
除了本部落格,
我們另外在臉書成立了一個粉絲專頁叫做「瑜伽行者學苑」。
也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更新喔!
不過,前面說了這麼多的「我們」,這些人到底是誰呢?!
如同前面說的,一開始是Prasadini先在紐約遇見了Shri Mahayogi,
因緣際會下,台灣慢慢地聚集了一群練習者,
大家一起練習Shri Mahayogi指導的體位法與冥想,
不定期舉辦讀書會、奉愛唱頌、電影欣賞等活動,
分享瑜伽聖典與教導、練習心得、瑜伽飲食等等資訊,
期待能在現代生活中,真正落實瑜伽修行。

歷經多年的邀請,
2017年,在台灣的弟子終於邀請到Shri Mahayogi來台,
在今年五月與十月時舉辦了數次的真理問答。
(同場加映:五月時的紀錄→Shri Mahayogi初次訪台!
                 十月時的紀錄→真實智慧之光
未來我們仍然希望能每年邀請Shri Mahayogi來台灣舉辦真理問答,
如果有機會,歡迎一起來學習!


(出版品哪裡買:連結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我的這一年



撰文:珝珝(シューシュー)


時間,有時是很模糊的概念。那天跟Radha聊到2016年10月28日那次聚餐,我原以為是兩年前,沒想到她提醒我是去年。我相當驚訝,腦子快速自動倒帶,不過才短短的一年,怎麼自己好像變了個人。

「10/28晚上我們有聚餐,邀請你一起參加。」

當時在工作上接到一個大考驗,完全是進階版的內容,感覺自己好像小孩玩大車,很徬徨、很孤單。我埋首在工作裡面,幾乎就快溺斃了,突然接到當時的Lynn老師(現在的Prasadini)的訊息。

那時已經有兩個月沒去練習了吧,老師的訊息讓我渾沌、黑暗的生活透出一絲光亮,我循著那道光參加了聚餐,還一股腦的分享工作上的苦惱。那些心底的恐懼,我從未跟任何人揭露,大家靜靜地聽著,我說完之後如釋重負,稍稍找回了心的自在。之後我恢復固定的團練,生活重新上了軌道。至於那次的工作雖然跌跌撞撞,倒也如期完成,也成了我日後工作上的養分。

很快地進入了2017年。

這一年真是精采,意外見到了Anandamali桑(註1),事後想想,反而好像撿到什麼似的幸運,直到現在還是很想念前輩。滿心期待的Yogi桑(註2)也終於來了,還出乎意料地來了兩次!

Yogi桑二度來台前,我再度因為工作,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對信仰也產生質疑,我不願打開Yogi桑教導的書籍,而是不斷的翻找其他的佛書,希望驗證,希望找到答案。我發現,書中所講的道理其實是一樣的,那為何我的心還是無法平靜下來?那段期間因為工作而缺席團練(又來了⋯),但在家裡還是每天練習體位法,在冥想中隱約覺得,只要見到Yogi桑就會帶給我力量。

只是沒想到,力量這麼大。

再度見到Yogi桑,心裡的衝擊不像初次見面那般震撼,在三場真理問答中,我默默接收細微綿密的能量,緩緩地流向自己。而這種被澆灌滋潤的感覺,直到Yogi桑回去後,我才發現。

工作一如它原本的樣子,同事也一樣,我遵循著Yogi桑的教導,在墊子外努力做著瑜伽的練習。有時難免破功,我因此懊惱,但跟以前不同,我懊惱的不是工作或同事好討厭,而是自己怎麼失控了、情緒怎麼又攪進去了?一次又一次,我檢視著自己的心智,真是得時時提防它!

心智總是會找藉口,總是想往舒服的地方鑽,就是得把它抓回來、逼它面對,每天都面臨Tapas(註3)的練習。

Yogi桑說得沒錯,心智是要教育的。唯有如此,才能解脫。是什麼阻礙了自己解脫苦惱?是什麼讓自己無法自在?說到底,還是刁鑽的心智啊。

回顧這一年,很神奇的,一開始其實是在周遭親友同事的提醒下,才注意到自己的改變。隨著練習的加深,以及前輩跟Yogi桑灌注的能量,我的心境也不斷轉化,從被情緒、工作綁架而難以自拔,到稍微比較輕安自在,這樣的改變,竟然是在一年內發生的。

接下來會怎麼樣呢?我很好奇,有必要繼續實驗下去。



註1:Anandamali桑是Mahayogi Mission紐約分部的總監,深受許多人敬愛。
       今年三月曾來台灣帶領課程。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3:Tapas,意指去克服冷熱、愉不愉快等等的所有生理上和心理上之二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