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不生氣的秘訣

森七七~
(繪圖:Priya)
撰文:潘潘

你常常生氣嗎? 是的,我常常生氣。       

因為對身邊的人有所期望,而對方總是讓我感到失望,於是我生氣了。  

家人或好朋友答應自己的事,一而在、再而三沒做好,於是我生氣了。   

公司的部屬,感覺已經用盡心力去教導他了。然而,在工作上有狀況發生的時候,特別是已經再三教導過的狀況,他們仍然露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的表情,就像是我從來都沒教過他一樣,讓我覺得生氣。   

在工作上盡了全力,事情也進行得很順利,但上司總是露出一臉不滿意的表情,甚至還很挑剔的指出問題,因為感覺到沒有台階下,也讓我感到生氣。   

搭公車、擠地鐵的時候,有人不顧一切搶位置,把我擠得很不舒服,於是我也生氣了。   

甚至就連在家中整理東西,東西沒放好,掉下來砸到自己,也讓我生氣。       


為什麼,我這麼常生氣?而我又為什麼,這麼愛生氣?明明知道有些「氣」是沒有意義的,但為什麼不由自主感到生氣呢?到底,我氣的是別人?還是其實我最氣的是自己?   

那個「自己」,是我的身體? 
還是我心裡想的自己? 
是別人看到的自己? 
還是真正本質上的自己?   

我為什麼會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為什麼我長這樣,而別人卻比較漂亮? 
這些問題,一直以來,從小到大,不時會從心裡面冒出來,纏繞著我……   

也還好我是一個善於自我開解的人,生完氣後,很快就忘記了。然而因為生氣而對身邊的人所造成的傷害,我往往不自覺,也不會去想。 
甚至,我會覺得:我說的話明明是正確的,你們所感受到的傷害,只不過是你們一廂情願的想像罷了。   

2017年10月21日的晚上,是Yogi 桑第二次來到台灣的第一場真理問答。相較於五月第一次見到Yogi 桑的那種不確定感,這一次,反而心裡是很踏實的。  

我這次的問題,其實是很多年來問題的延伸⋯     

我:「請問Yogi桑,您會生氣嗎?如果您的弟子不思長進,您會怎麼表達對他的期待或覺得生氣嗎?那Yogi桑可以教我幾招嗎?」

我一問完這個問題,Yogi桑露出一個好像有點不可置信而又調皮的笑容,身體的姿勢及角度像極了LINE貼圖中笑到歪腰的卡通圖案。   

Yogi 桑笑著說:「首先,我從來沒有生氣過喔~但是為了讓事情可以更好,會給予意見。」

接著, Yogi 桑又說:「方法就是時常讓心變的寬大、透明。然後當各種事情發生時,用強烈的專注去面對它;如此一來,就會了解到該怎做比較好。也許這就是瑜伽的力量。」 

雖然,看似是很簡單的一段話,但是我怎麼卻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呢? Yogi 桑的回答,在那當下就如同為我的靈魂開了一扇窗,新鮮的空氣,頓時透了進來。   

生活上,心裡面很多複雜的感受及想法,總結來說,往往只是「生氣」兩個字。因為有要求,因為有期待,因為想要而得不到,因為覺得被阻礙,因為覺得委屈,因為想被肯定……種種累積在心中的感覺及情緒,到最後堆積成一座火山,在一個不知名的時間點爆發。 
自己一直以為的想法及正義,在不透明的心裡面,其實都是不真實的自我想像。   

要如何才能擁有更寬大而又透明的心呢? 我想,只有更精進自己的練習,才能真正找到答案。  

此刻,我已經得到不生氣的秘訣。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真實智慧之光

繪者:雪舟,1496

編按:昭淵是固定參與星期二團練的同學,今年十月份Shri Mahayogi訪台期間,他也擔任工作人員。在這段期間裡,從與Shri Mahayogi的問答中,他感受到了什麼呢?讓我們一起往下看吧!

撰文:昭淵(ザォユァン)

十月份真理問答的準備期間,台灣已經進入秋冬,天氣變得比較不穩定,台北不只是溫度下降許多,還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雖然工作人員們在事前已經仔細確認過各種事項與彩排,但在連日細雨的籠罩下,我心裡不免有點擔心這樣的天氣,在活動進行時,會不會造成什麼不便呢?

有別於五月時的真理問答幾乎都在下午,這次十月的活動都是在晚上舉行。雖然少了窗外透進來的日光,卻讓熟悉的場地產生不一樣的氛圍。大家輕緩誠懇地踏入現場,帶著期待的表情入座靜候。當Yogi桑(註)進場後,所有人專注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時,我彷彿真的親身拜訪了居住在山洞中的聖人智者。

我很喜歡每一次Yogi桑進場前的敲門聲,感覺心在一片安靜中被敲醒,彷彿心中某扇堅硬的門同時也被開啟、融化,如此才能用沒有偏見的透明心靈,聆聽上師的教導。

真理問答的過程中,Yogi桑用他溫柔的話語不時掃去大家心上附著的烏雲,解答各種心中的難題,我記得幾則印象深刻的問答:

有朋友問到:「修行瑜伽的我們,可以享受這個世界嗎?」,Yogi桑回答說:「可以享受這個世界,但不要對它產生執著。」回想在活動籌備期間我所擔心的陰雨天氣,我想我知道了,心中的晴雨只是一瞬間的風景,這些變換的風景就是這個世界的樣貌,隨時在改變、隨時在生滅,我們可以純粹地觀看它、欣賞它、感受它,但不要對它產生執著,因為有更重要的道理在這些風景背後,創造一切卻又對一切變化不為所動的「那」,才是最重要的真實之物。

我也詢問Yogi桑:「在二元世界中,罪惡或邪惡是不是有存在的必要?因為有這些罪惡才能展顯或凸顯神聖的存在,是這樣子嗎?」Yogi桑以堅定嚴肅的口吻回覆:「沒有必要去肯定『惡』的存在,即使沒有惡,善也是存在的,請把心朝向真實就好,惡就是無知,要努力消除它。」在那一瞬間,我彷彿不再擔心惡所帶給我的恐懼,因為那都是無知以及不純潔之物,終究會在我們的練習之中被弱化消除的,當我們能用智慧之光照亮世界,世界就會是一片純潔之地。

即使聽不懂日文,我仍然能在Yogi桑回答時,感受到他溫柔堅定的語氣。在聽到許多真理的過程中,我一直想用腦袋努力記下每一字每一句,希望能和朋友或親人分享,但活動結束後,我冷靜下來思考,三場活動中,我所得到的收穫不是這些文字能承載的,若要能正確傳遞Yogi桑的教導,不只是將這些文字記錄下來,而是必須先以身作則的去實踐它們,接下來我會盡力將這些真理實踐在自己的生活中。衷心感謝Shri Mahayogi,也非常期待下次Yogi桑再來台灣!


註: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我所感受到的Shri Mahayogi


撰文:潘潘


2017年的5月,Shri Mahayogi第一次來訪台灣,一共舉辦了四場真理問答。5月13日下午,是第三場真理問答。身為活動的志願工作人員,每一場我都有參加,所以這已經是第三場我參與的真理問答了。從第一場開始,Yogi桑(註)一走進教室,我的眼睛就像關不上的水龍頭一樣,眼淚一直沒有停過。我的內心沒有任何痛苦跟酸楚,也沒有難過,但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是停不下來。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到現在也一直沒想通到底是怎麼了。

每一天的課前,我用了很多小紙片,寫了很多小問題,然而或許大家的內心對於未知的渴望是一樣的,很多問題都在同學的提問中一一被解答。Yogi桑是多麼堅定跟認真地看待所有人的問題,然後又用大家容易理解的回答方式,讓大家明白這一切只有「那」,真理也並非如此遙不可及。然而,除了對真理的疑問之外,我的內心萌起了另一個疑問……

在一個同學提問完,Yogi桑回答後有一點空檔,我以為是提問的機會,正想要舉手的時候,但Yogi桑停頓了一下,仍然持續回答前面同學的問題。我太投入在聽回答,Yogi桑回答完後,立即有同學抓到空檔並補上新的問題,於是,我錯過了第一次提問的機會。隨後,在幾個同學的交叉提問下,沒有人說到我的疑問,但這個疑問仍然持續撩撥著我的心。在接下來幾個問題後的一個空檔,終於,我順利提出了問題。

在我舉手的當下,我看見Yogi桑深深看了我ㄧ眼,那眼神,彷彿就像是說:嗨~潘潘,我知道妳,妳總算舉手了啊。雖然我已經知道妳的問題了,但妳還是說吧~

我問:「我想問的是上師與弟子的關係是什麼,就我的理解,我們從小在跟老師做學習的時候,老師都是在我們身邊的;那像Yogi桑這樣子的人一定有很多的弟子跟隨在他身邊(聽完翻譯後,Yogi桑靦腆地笑了笑),但我也相信有很多的人無法時常地跟隨在Yogi桑身邊,那無法跟隨在Yogi桑身邊的弟子應該要怎麼學習呢?」

聽完翻譯後,Yogi桑點點頭,開口說:「佛陀逝世之前曾經留下這樣一句話,看到我身體的人,不是我真正的弟子;活出我的教導的人,才是真正的弟子。

如此鏗鏘有力的回答!此時,我的眼睛不聽使喚,已經被淚水充滿。

Yogi桑接著把上師與弟子譬喻成光與黑暗,解釋:黑暗代表無知,為了消除無知而需要光的照射,其實弟子原本也是一道光,只是被遮住而已;當上師幫助弟子撥去覆蓋著的無知,原本的光芒就會顯現。最後,上師的光芒會跟弟子的合而為一,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

此時,窗外的烏雲此時恰巧飄走,Yogi桑的身上,閃爍著斑瀾的光影,Yogi桑的臉亮了起來,他的嘴角上揚,深深的微笑著,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現場一片沉靜。

Yogi桑又接著說:「請安心下來,繼續學習瑜伽。我也會盡量讓你們能看到這個身體的。」

這一刻,透過我的雙眼,原本已經模糊不清的Yogi桑,突然又變得清楚了起來……我點點頭,心滿意足,破涕為笑。

我問的問題以及Yogi 桑的回答,對我來說,就如同一個寶藏一樣,每次當我練習冥想的時候,我就會想到那一時、那一刻。

這一次的真理問答期間,另一個讓我覺得深刻的,是同為工作人員的同學的問題:「請問Yogi桑,您希望我們怎麼看您呢?」

Yogi桑笑著說:「請把我,看成是你自己。」

過去這四個多月來,只要想起,Yogi桑說瑜伽的教導就是要我們去做、去執行,我的內心就充滿了力量及光亮。我逐漸改變既有的生活模式,無論工作到多晚下班,還是會把生活上該做的一切打理好,比如,每天早起,做早餐跟午餐,控制飲食量及改變飲食習慣;使用環保的器具;開始盡量天天練習體位法(有時候太累,三更半夜一直打哈欠,也會努力練到練不下去為止);早上上班不再遲到(單純只是想要賺取全勤獎金,捐給社團,支持Yogi桑再度來台的費用);練習對於工作或生活上一切喜歡或不喜歡的事物,不再有任何情緒…等等。

這段時間下來,確實感覺到自己內心逐漸平靜,對於未來,也沒有太多的恐懼及懷疑。

這一次,聽到Yogi桑要在十月底再度來到台灣,內心真的又開心又期待!希望這次能有更多的人能見到Yogi桑,並且能跟我一樣,從自己的心底得到支持的力量。

十月份真理問答活動詳情 請按這 連結

註: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 2017.10月 真理問答 台灣場




Shri Mahayogi第二次訪台行程已確定!!


瑜伽的目的是實現真實,這條靈性道路已傳承數千年。在瑜伽學習的道路上,一位已經到達開悟的上師是不可或缺的。「真理問答」即是圍繞著上師的神聖聚會,藉由發問與聆聽,可以獲得上師直接的指導,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學習機會。

今年五月份,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初次來台,一連舉辦了四場真理問答,為台灣練習者播下追求真實的種子,因聽到了大家的熱情呼喚,決定再次受邀來台。十月份的三場真理問答,請不要錯過!

・10/21(六)19:30~21:10 @心悅人文空間
・10/24(二)19:30~21:10   @心悅人文空間
・10/26(四)19:30~21:10   @Space Yoga


→五月時的活動記錄請看這裡:Shri Mahayogi初次訪台!
→9月12日中午12點將開放報名連結,敬請期待~
 (連結內將會有完整的報名方式與各項資訊)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給台灣的禮物


編按:本文係受日本Mahayogi Mission邀請所寫,記錄了Prasadini老師對今年5月份Shri Mahayogi訪台的感受。最初刊登於Mission的雙月刊——Paramahamsa(點此連結可看日文的介紹),7月份第121期上,獲得日本方面同意後刊登於本部落格。如果有朋友對「Paramahamsa」雙月刊有興趣的話,可以來信聯絡(E-mail: taiwan.yoga.sangha@gmail.com),我們可以代為聯繫喔~

撰文:Prasadini (Lynn)
© Mahayogi Yoga Mission 保留一切權利

今年5月以前,只要一想到Shri Mahayogi快要來到台灣,我就無法克制地激動不已。

回想第一次邀請Shri Mahayogi是在2014年的11月,那時沒有思考太深入,只是單純地覺得Shri Mahayogi 的教導實在是太有力量,如果Shri Mahayogi能夠來到台灣,一定能為大家帶來正面的影響。在那之後經過了兩年半,得到Shri Mahayogi的祝福,加上前輩們慷慨地提供各種協助下,這次終於做好準備,得以迎接最愛的上師來到台北。對此,我心中真的充滿感謝。
2017年5月10日Shri Mahayogi第一次踏上台灣的土地,停留至5月16日止,在這期間內在台北舉行了四場的真理問答(Satsangha)。

5月的第二個禮拜,在台灣是節慶氣氛相當濃厚的一週,因為那一個週末是許多人相當看重的母親節,也許有人提早回家過節,或是與母親安排一個溫馨的家庭小旅遊。但是對許多期待 Shri Mahayogi到訪台北的人們來說,就像是在外流浪已久的孤兒,終於能夠見到期待已久的靈性上的父親,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了。

這次為了籌備Shri Mahayogi來台灣,我們聚集了共十一位工作人員,其中有一半以上並沒有見過Shri Mahayogi。大家只憑藉著這一兩年來參與Mirabai桑(註1)來台北時舉辦的活動、平時的體位法課程及透過閱讀Shri Mahayogi 的教導,就燃起強烈想要見到Shri Mahayogi的心情,甚至投入籌備工作,並試著在工作中體會教導。我一點都不懷疑這是Shri Mahayogi的祝福,讓大家抱有強烈的動機,能夠單純地為了他人而行動,並學習簡單而平靜地做到自己的最好。透過這次Shri Mahayogi訪台之後,我真的感受到台灣的Sangha(註2)一點一點地在成長著。

四場真理問答的參加者當中,有人固定參與著體位法課程及讀書會,也有人只參加過少數一兩堂課程,有的參加過之前Mirabai桑在台北舉行的真理問答,也有完全沒參與過只是透過朋友介紹而來的。過程中大家提出了各種問題,但我認為這些問題最主要的核心是「人究竟要如何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管對誰來說,這都是很重要的問題。即使每個人的狀態、環境不同,所面對的苦惱細節不同,但對幸福、自由的渴望是相同的。那麼,如何才能到達那至上的幸福及真正的自由呢?透過Shri Mahayogi的回答,大家碰觸到了內在很重要的課題,或者說,是這輩子最重要的一件事。即使多數的人還沒有意會到,也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但在聽著Shri Mahayogi說話的時候,大家臉上的線條逐漸柔軟了,眼中閃爍著光芒,我知道,大家確實已經踏出了朝向真實的一步。這是多麼歷史性的一刻啊?就像Shri Mahayogi所說的,如果這世界上大家都能學習瑜伽,這世界一定能變得更加美好。Shri Mahayogi初次來到台灣,就一口氣在一百多人心中種下那尋找「真實」的種子,Shri Mahayogi在做著多麼偉大的工作呢?這將會開啓多大的改變?我完全無法想像。

在Shri Mahayogi訪台期間,我無時無刻不謹記著前輩所提醒的:「當Shri Mahayogi在台灣時,請只看著Shri Mahayogi」。因此,當我看著Shri Mahayogi在真理問答中以充滿真實光輝的話語,驅散大家心中的疑惑、不安及痛苦,以溫柔、堅定又幽默的態度鼓勵大家往真實邁進,我的心中深深地受到感動,不只是受到Shri Mahayogi說出來的話而感動,而是即使不說話,Shri Mahayogi的存在,就有著不可思議轉化人心的力量!
記得有位前輩曾說過「Shri Mahayogi全身上下就是真實的展現,包括他的小手指。」當時我只覺得這大概是粉絲對偶像的推崇吧。不過這一次當我努力看著Shri Mahayogi的每一個小動作、眼神,看著Shri Mahayogi細膩地回應每個人的需要,有時候是溫柔的眼神或俏皮的笑容,有時候是嚴厲、堅定的態度,我深切感受到——Shri Mahayogi完全是為了大家才在這裡的!Shri Mahayogi一直告訴我們,「真實」就在萬物之中,就在我們之中,絕對不是很抽象的東西,但對我的腦袋來說,「那」就是很抽象的東西啊!我無法用腦袋思考那是什麼,但是我似乎從Shri Mahayogi那完全為了他人而存在的身影中感受到了「什麼」……我想,這就是前輩所說的,連Shri Mahayogi的小手指都是「真實的展現」的意思吧!

如果身為弟子的職責,就是謙卑地學習,到達上師所展現的「真實」境地,成為上師的代理人,將這「永恆的真實」傳遞下去,那這就是我接下來想要走的道路。這個想法在Shri Mahayogi這趟台灣行之後在我心中更加擴大。雖然還不知道具體到底該怎麼做,但我想要成為Shri Mahayogi在台灣的更好的工具,為了Sangha中兄弟姐妹的成長而努力,支持任何一個對真實有興趣的人,牽起大家的手一起往真實邁進。我真的希望能像Shri Mahayogi那樣,完全為了他人而存在。

這歷史性的到訪,在充滿喜悅及感謝的氛圍中結束了。雖然現在還不能完全知道 Shri Mahayogi這次訪台的真正意義,但我深深感受到,參加者們往真實踏出的那一步、Sangha的成長及在我之中燃燒起的熱情,都是Shri Mahayogi給我們的珍貴禮物。現在在台灣的我們,一切才正要開始,希望我們能珍惜這份禮物並持續地努力下去。感謝Shri Mahayogi 一直充滿慈悲地引導著我們。

Om Tat Sat Om 


註1:Mirabai為Shri Mahayogi的弟子,現居於京都,曾來訪台灣數次,帶領奉愛唱頌、真理問答等課程。詳細介紹請點此連結
註2:Sangha,意指修行者的聚集。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瑜伽的秘訣--北海道篇:神在等著我!


編按:雖然從台灣到日本只要飛機三個小時就能抵達,但是在台灣的我們還是無法常常見到Shri Mahayogi。即使是日本人的弟子,也有人像我們一樣難得能見Shri Mahayogi一次喔!這篇文章的作者三井桑,平常居住於北海道,一年只有一次機會能見到Shri Mahayogi,平常也只能透過MYM的出版品與部落格閱讀教導。那她是如何能夠這樣持續實踐下去的呢?我們一起往下看吧~

撰文:三井

在遇見瑜伽以前,經常做著這樣的夢。
夢中的我,總是意識到自己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還沒做,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記著,每天不做不行!然而,醒過來時,這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卻完全想不起來。
我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還沒做呢……

我試著開始更專注留心生活裡的一舉一動。雖然感覺到有什麼重要的事沒做,但生活還是沒什麼障礙地日復一日過去了。然後,同樣的夢境,一直不斷重複著。
我到底是什麼沒做呢?

當我被引導著來到Yogi桑(註1)門下,學習瑜伽,可以每天練習體位法與冥想之後,我不再做這樣的夢了。得到這樣值得每天持續做而且可靠的練習,心終於平靜了。原來是因為我的靈魂在渴望著瑜伽啊!

體位法與冥想已經像吃飯、洗澡、刷牙一樣,成為日常理所當然的習慣,不管正在做什麼,只要時間到了,就往二樓的修行房間移動。爬樓梯時,只想著一件事:
神,在等著我。我要獻上更深更深的冥想!

不管離得多遠,不管多久沒見面,與衷心尊敬的上師、以及志同道合的瑜伽夥伴重逢時,總是非常非常地喜悅。
拜訪京都,見到Yogi桑時,感受到的神聖頻率、滿溢慈愛的眼神、讓人心馳神迷的笑容、溫柔的聲音,都難以用語言與文字表達,若不實際去體會的話是絕對無法了解的。與謙虛、沈穩、親切的弟子們相處時,更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我感覺到,Yogi桑的教導已經深深地浸透了他們、Yogi桑的存在已經滲透充滿著他們的身體與心靈。我不由得想:待在Yogi桑身邊是否就是這樣呀。

「在Yogi桑的身邊與Gurubai(註2)們一起學習有多麽幸福啊!」當我這麼想著時,腦中浮現了帕拉瑪罕撒・瑜伽南達的《一個瑜伽行者的自傳》裡其中的一節。

我問喀拉・帕帝利有關他四處遊方的生活:「您在冬天沒有多的衣服穿嗎?」
「沒有,這件就夠了。」
「您攜帶任何書本嗎?」
「不帶,我憑記憶教導那些想聽我說的人。」
「您還做什麼其他的事?」
「我在恆河邊漫步。」
聽到這幾句恬靜話語,我對他簡單的生活方式由衷升起一股強烈渴望,但我想起美國及所有我肩負的責任。
「不,瑜伽南達,」我憂傷地想了一會兒,「此生,漫步恆河岸的生活不屬於你。」

這輩子,在Yogi桑的身邊與Gurubai們一同學習瑜伽的生活,是不屬於我的啊……
我明白我的狀況無法與帕拉瑪罕撒・瑜伽南達的崇高使命相比,但一想到不能待在京都仍會感到傷心寂寞。這時,鼓勵我、給予我力量的,是會員刊物Paramahamsa(註3)裡刊載的Sananda桑(註4)的文章。

不管是在印度深山裡全職冥想的瑜伽士也好,在現代社會從事繁忙工作的一般人也好,一樣都是依照神的旨意,而有了各自不同的境遇。這樣的境遇裡,存在著為了引導我們到神的身邊的道路。
每個人現時此地的狀況,可以理解成是「業的結果」,同時,也是為了完成業報而必須身處這樣的狀況。
來到自己面前的每個事件,說不定全部都是神給予我們的,美好的引導。
要緊的是,不要抱怨現狀,而是知足、恬淡地繼續實踐瑜伽。
我們認真努力的實踐必定會到達神那兒。神看到我們努力的樣子,會充滿慈悲地給予我們在瑜伽道路上前進所必要的熱情與力量。這就是真實。

回頭看過去的我,一直在這樣的情緒裡徘徊:我只是渴望著想要知道真正的事物,探求著,這也不是,那也不對……現在,只要想到不需要再尋尋覓覓了,便被深深的安全感包覆著。
對於給予我引導的Yogi桑,有著滿滿的感謝。
Sananda桑這麼寫著:「我們必須覺悟到,這是一趟沒有回頭路的漫長旅程。」
我期許自己可以中途不下車,以最終目的地為目標,一邊享受著沿途風景,一邊將這漫長旅程持續進行下去。


註1:Yogi桑即上師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日本許多弟子們都會以敬愛的態度暱稱上師為Yogi桑。
註2:Gurubai,即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3:Paramahamsa是日本MYM的會員刊物,兩個月發行一次。
註4:Sananda桑是日本的資深弟子,他寫了許多很棒的文章,例如〈行動瑜伽〉、〈以一個瑜伽行者為目標〉等,帶給我們許多啟發與鼓勵,都有分享在這個部落格裡喔~極力推薦閱讀!!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笑話

繪圖:Priya


撰文:Radha

之前就有發現自己的ㄧ個問題:我喜歡開玩笑、整別人,看到別人不知所措,或是傻傻地被我矇騙的樣子後,我覺得很開心、有趣。

有一次,我對一個同伴開玩笑說,也許以後你就不出現了。後來,那個同伴很認真的問我:「你上次為什麼說或許我之後都不會再出現在團體裡了呢?」當下我驚覺,我說出的玩笑話被當真了;接下來,還需要花時間跟他解釋,事情不是這樣子的。但是解釋這件事情明明不是我擅長的事情,加上自己也缺乏耐心,實在是很難表達清楚,何況這樣的玩笑話怎麼解釋啊!玩笑就是玩笑啊……

我不禁開始問自己:這樣的行為是為了什麼?是要讓別人覺得我很有趣?還是想引起注意?我發現,原因是來自於一種優越感,覺得自己很有本事,而這樣的想法會讓自我(ego)覺得高興。我掉入自我(ego)的陷阱,成為它的婢女。從那時候開始,我注意到自己會習慣性地說出不是基於真理的話。

Shri Mahayogi初次在台灣的真理問答裡,有一位同學提問:冥想的時候我感受到的話,我怎麼判斷是真的?Shri Mahayogi 笑著回答:「你聽到的是我的聲音嗎?」那時全場哄堂大笑,Shri Mahayogi的話語不僅幽默,又是基於真理所說出來的。

Yama裡的其中一個戒律是「誠實(Satya)」,是真誠地表達自己所想,但那個表達必須符合真理。如果表達要符合真理,說話時其實只須說必要的話,但對於「只說必要的話」這一點,我曾經感到很彆扭,實在會忍不住想開個玩笑。

那場真理問答後有好幾天,我一直仔細回想那個畫面和Shri Mahayogi的語言,並且檢視自己的言行。我所說的玩笑話只是取悅了自我(ego),而Shri Mahayogi用著幽默風趣的言談卻沒有背離真理,只說真實的話。

我想我得訓練自己先閉上嘴,仔細思考後再說出必要的話,而不是像隻野馬橫衝直撞。有時候我認為這些規範在束縛著我,但到這一刻我又再發現,我狹窄的認知才是真的捆綁著自己。願自己能謙卑再謙卑地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