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獨不可缺的是--愛

繪者:Vivi
編按:這是一首由中世紀的聖者Mirabai寫的詩,她是Krishna奉愛者,至今在印度仍然備受重視,部落格之前曾有一篇文章稍微提及她的故事(文章連結)。Mirabai寫下許多愛的詩篇,希望以後也能慢慢和大家分享:)。


如果每日沐浴就能徹悟神,
我願早日成為深海中的鯨魚;
如果啃食根莖果實就能認識祂,
我願歡喜變成山羊;
如果數念珠就能發現祂,
我願握著最長串的念珠向祂祈禱;
如果跪拜石像就能揭露祂,
我願謙卑地膜拜最高聳的石山;
如果喝乳汁就能酣飲神
許多乳牛和小孩都將認識祂;
如果拋棄妻子就能召喚神,
多少人寧可被去勢?
Mirabai知道要找到唯一的神,
那獨不可缺的是——愛。

--Mirabai


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練習日記05:放開執著

撰文者:Vivi

2012年的春天,加入瑜伽會館後,
我很幸運地,遇到生命的第一位靈性上的老師:Nora老師 。
我偷偷觀察了Nora老師好久,終於在一次機會,
鼓起勇氣靠近她,並且告訴她我想參加當時她主辦的讀書會。
我很喜歡她,我想靠近她,那時候她就是我的偶像,我想跟她一樣,
所以開始學習跟觀察她,吃她喜歡的東西,也想跟她用一樣的東西,
當然她喜歡去的地方我也喜歡。

在還沒碰到Nora老師之前,我是一位無肉不歡者;
但在一次Nora老師的workshop 裡,我因為她的一段話(我忘了),
隔天開始我再也不吃肉了。
從那一天起,我的身體開始變得越來越瘦,身邊的家人朋友開始擔心我,
因為我根本不會煮飯,也不知道該如何成為一位素食者,
甚至連要怎麼吃飯,對我來說都突然變得很困難,
因為我不喜歡吃青菜,所以我唯一的食物就是豆類!
剛開始的時期我很堅持,並且覺得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完全不顧跟我一起去吃飯的人,我只用我的角度看事情。
有一次出國我帶著我媽,吃了好幾天的素食後,某一天跟朋友碰面吃飯,
才突然發現:我都沒給我媽吃肉(她和以前的我一樣是無肉不歡的人)
自從我吃素以後,朋友的聚會也都堅持選擇素食餐廳,不管朋友的想法。

有一次跟Nora老師聊天,我問她:
「您跟朋友或家人怎麼一起吃飯?或是如果遇到不是吃素的人,您會怎麼做?」
老師回答:「就讓他吃他想吃的,我吃我的。」
我驚覺Nora老師用著這麼溫柔且彈性的方式,
跟我的做法完全不一樣,我只是一味地照著自己的喜好,
我有什麼資格去強制別人吃什麼呢?

吃素以後,開始對於跟我一樣吃素的人會有強烈的好感,
因為我覺得跟我一樣,並且是同好。
我遇到Lynn老師後,有一次在她家煮飯,看到她用柴魚跟蛋,但我印象中她是吃素的。
好奇之下問了Lynn老師,她說,
Yogi 桑曾經跟她說過你說出來的話比你吃進去的東西重要』。
我很認真的思考這件事情。

這兩年來很有紀律的吃素,想讓這些生命也想讓自己得到自由,
但我做的事情跟說出來的得理不饒人的話,不僅讓別人、也讓自己不自由,
我所說的話和行為根本才是最重要的!
我被打醒,原來抓住一個東西而產生執著的心,會演變成非本意希望發生的事情。

2014年剛開始接觸Yogi 桑的教導時,對於Lynn老師說要吐到底的氣感到很痛苦,
因為我很使力,幾乎有好幾次身體都緊繃著在做每個動作,
像是螺絲起子把木頭繃破那樣緊繃,我只是想把動作做好,但卻任由呼吸亂七八糟。
練習了一年過後,我發現,原來有時候是出於自己單純的想法,
卻會因為執著在一些不必要的東西上,而使事情變得複雜,
但是當我放開那些執著後卻感到如此輕鬆,又能回到原本單純的出發點。
很多事情其實是很單純的,到底是誰把事情搞的複雜?
我想這又是心智在作祟了吧,所以真的應該好好看管它!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聖者的話語01




我沒有空閒去討厭那些厭惡我的人。為什麼呢?因為我忙碌著去愛人們。
-- Swami Vivekananda



2016年1月18日 星期一

弟子的必要條件

摘選自Mahayogi Yoga Mission 出版品:《悟り》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在2004年,紐約的一場Satsanga中)

Radha:
   Shri Mahayogi,您來這兒教導我們已有八、九年了。
   在第一年時,您曾經講到弟子的必要條件與責任,
   您可以再幫我們複習嗎?(眾笑)這兒有好多新面孔。

Shri Mahayogi:
   在瑜伽裡,「上師」與「弟子」的關係,
   並不等同於一般所認識的「老師」與「學生」的關係。
  「上師(Guru)」在梵文的直接意思是:「將黑暗移除的光」,
   也就是,將無知除去的真實。
   真實之光,存在於你們每個人之中,只是有一點小陰影屏蔽了你,
   正因如此,有時你需要一盞由外照進來的光亮。
   在黑暗被移除之前的這段時間,你就被稱為「弟子」。
   當它被移除了,上師與弟子之間的差異就不存在了,他們合而為「一」。
   接下來,我就來談談上師與弟子的職責區分。
   首先,弟子必須尋求開悟。
   接著,弟子必須學習真實的教導──向一位真正的上師,學習正確的教導。
   更進一步,弟子必須努力不懈且充滿熱情地,將教導與紀律落實到練習裡。
   這才是核心所在,也是心智與行動應有的理想狀態。
   如果要再說得更仔細一點,就是:真誠純直。
   請保持你的真摯與謙虛。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與MYM相遇之路 之四:心裡的那把劍(兼談電影「怪物的孩子」)


撰文者:Essay

去年九月份第一次在京都與MYM(Mahayogi Yoga Mission)的前輩一同生活,也拜訪鄰近的不同前輩的家,他們用心準備、並慷慨分享每件事,在無限感謝與感動同時,也讓我直覺地默默觀察學習——我想要在日常生活中,向他們做事的態度與方法看齊。

而聽他們描述生活中的一事一物時,讓我最佩服與好奇的是,幾乎不離Yogi桑(註1):這是Yogi桑喜歡的香、這是Yogi桑調配的咖啡豆、這是Yogi桑欣賞的杯子……因此,每位前輩的家裡幾乎都有一樣的香、咖啡豆、杯子。我佩服的是,前輩們全然而謙卑地臣服與接受﹔我好奇的是,如果跟大家都一樣,那麼這樣,不是就變得很沒有「個性」嗎?

我雖非台灣最年輕的一輩,但也是在要「愛自己」、「有個性」、搞創意」的這些口號下成長,因此,雖然耳濡目染之下,回台灣也開始點一樣的香、學習一樣的生活方式,但仍不免疑惑。直到讀到Yogi桑回答台灣的Felix(文章連結)的話:愛自己,是愛著自己的什麼呢?

當頭棒喝!如果大家所愛的、所探尋的,是存在於自身的那個真實而永恆不變的存在,那麼,大家都是一樣的,又何苦徒勞,讓這個自我與肉身增加那麼多個性、標籤、以及帶來的慾望呢?那不過是讓自我更活躍傲慢罷了。

在電影「怪物的孩子」(電影介紹參見連結)裡,當我看到主角九太開始與師父一起生活,毅然決然忍著痛苦學著師父吃下生雞蛋時,心有戚戚,明明畫面是那麼逗趣,電影院裡充滿笑聲,但我的眼淚已開始湧出。

唯有捨棄自己的喜惡與慣性,才能讓那個喋喋不休、充滿判斷好惡的大腦,靜默下來,屈服於師父。而後九太學會了「化身為師父,把自己想成師父」的秘訣,在日常生活中的行走坐臥,都能感受到師父的韻律與步伐,他才漸漸感覺到,自己與師父終於「一致」了。

前輩們不也是如此,說話的時候、喝咖啡的時候、打掃的時候、工作的時候、遇到棘手的問題的時候,想著Yogi桑。這並不意謂著上師就是萬靈丹,而是,會在潛移默化中,深化學習上師身上的從容、優雅、智慧、聖潔、仁慈與安詳。

當電影來到高潮,九太的師父擁有了「化身」的能力,可以變成任何想變成的「東西」,師父卻選擇了化身為遭臨險惡的九太「心中的那把劍」。此時,更是看得眼淚噴發。他們已合而為一。

是的,一開始我們必須想辦法化身為師父,而後,師父就會成為我們心中的那把劍,為我們砍除無明,抵禦黑暗。日文裡的「真劍」兩字,指的是充滿熱情的、持續不懈的勤奮學習,也是在Yogi桑的教導與前輩的談話中,經常用到的字彙,看完電影之後,我更明白這個字的深切意涵。

我想起Yogi桑在《Satori》(註2)裡說的話:

真實之光,存在於你們每個人之中,只是有一點小陰影遮蔽了你,
正因如此,有時你需要一盞由外照進來的光亮。
在黑暗被移除之前的這段時間,你就被稱為「弟子」。
當它被移除了,上師與弟子之間的差異就不存在了,他們合而為「一」。

紅腫著眼睛走出戲院的時候,不禁把手放在心口上,對「它」說:我知道你有一天一定會來到這裡,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註1:Yogi桑即Shri Mahayogi,也有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2:《Satori》為MYM出版品《悟り》的英文版(連結),內容集結Shri Mahayogi與弟子間的各種問答。




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生命的價值

編按:我們為什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呢?生日有意義嗎?如果有,那生日的意義為何?大家曾經思考過類似的問題嗎?1863年1月12日為聖者Swami Vivekananda出生的日子(之前曾介紹過他的故事:連結),他將自己的一生用於在實踐真理與無私的奉獻服務上,即使只有短暫的39年,至今仍給予我們許多鼓勵和啟發。在此以Shri Mahayogi於2003年11月23日時所說的一段話,也就是本篇〈生命的價值〉,來紀念與慶祝聖者Swami Vivekananda的誕生~


摘選自Mahayogi Yoga Mission 出版品:《悟り》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有句格言說「一切皆苦」。
理由在於,倘若死亡是最大的苦,
不管是衰老或生病,甚至是擁有這個肉體,
也就是出生這件事本身,無非就是痛苦的原因。
如此一來,生日就是件不愉快之事,
雖非絕對,但也應該不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然而,這只不過是從某一角度所看到的一面而已。

從肉體和心智交織而成的這個世界來看確實是如此。
然而,藉由放棄不停變化著的世界、肉體及心智,
藉由發現真實與實現真實,一切都將成為無盡喜悅。
因為我們被生下來,才能了悟這件事,能經驗到這件事。
這是為什麼肉體的誕生會轉變為一件吉祥的、值得高興的事情。

自古以來,聖賢們都教導著,生而為人所擁有的生命是極其寶貴的,
因為讓我們得以去探求真實,然後實現真實。
因此,誕生應該本屬吉祥之事。
我們可以了解到,把一切都看成是苦的,是心智所犯下的錯誤。

所謂真理,是永遠不變的。
它不是未來某天才會顯現,而是已經存在,
現在也存在,從今以後也會繼續存在著。
它不會變化、不會損壞,更不用說它不會消逝。
大家,請為你的出生感到歡喜吧,
因為你誕生成為能夠了悟真理的人類,
使你的誕生成為吉祥的吧。

2003年11月23日(日)御聖誕祭Jayanti時,上師之語  於京都



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哈努曼的故事

哈努曼(繪圖:Lu)
編按:新年快樂!2016年是猴年,所以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下神猴哈努曼的故事~

撰文者:Lynn

在印度神話中有一個家喻戶曉的猴神哈努曼 (Hanuman),
他是力量,勇氣,奉獻及忠誠的象徵,因此相當受到世人的景仰,
如今如果旅行於印度,你將仍可在各地看到有關哈努曼的雕像及畫作。

根據史詩羅摩耶那(Ramayana意指羅摩的旅程)的記載,
羅摩(Rama) 因為愛妻悉多(Sita)被楞伽山(Lanka 今斯里蘭卡)的
魔王拉伐那(Ravana)用計搶走之後,傷心欲絕、不斷奔走尋找愛妻的下落,
此時來到猴王的領地除了獲知悉多可能的去處之外,
更得到猴王的承諾,願意派出他的猴子大軍協助羅摩把悉多救回來。

領軍的就是哈努曼,他是風神的兒子,
擁有能夠變得比山大、比花小的神力,但此時的他其實忘了自己的力量。
從小哈努曼就有著冒險的性格,
他不停地探險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各種不同的事,
但也因此讓他在童年時陷入了麻煩,
一位聖者在他搗亂之後詛咒他忘記自己的力量,
除非別人提醒他,他才會再次記起。

因此當哈努曼一路揮軍南下來到印度洋,
必須跨越這個海峽才能來到楞伽山,他卻步了,
帶著大軍的他在岸邊躊躇不前,如何才能跨越呢?
一直到旁邊的人提醒他:你是很有力量的,你擁有各種的神力,
                               可以變大跨越、變小鑽出,可以面對各種挑戰。
在大家的鼓勵下,他記起來了,他跨越了印度洋,
在楞伽山找到了悉多,也在最後救出了悉多。
是的,在他一旦想起來之後,就不再懷疑自己的能力。

我們是不是也常常是這樣呢?面對挑戰時懷疑著自己的能力,認為自己做不到呢?

在遇到Shri Mahayogi之後,因為感受到這教導的純粹及深刻,
憑著一個單純想分享的心,我開始帶著朋友一起團練及分享瑜伽的教導,
甚至發出心願要在台灣建立Sangha,
日後回想起來常常覺得自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初生之犢。
即使被稱為瑜伽老師這麼多年,但這兩年的挑戰總是新穎的,
這教導自己能實踐多少?真的有能力分享嗎?
組織Sangha的決斷力及行動力妳有嗎?這樣的自我詰問時常在發生著,
甚至在某天異常脆弱時任性的問Lu: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要來做這件事?我並不是最聰明或是能力最好的啊?
但Lu只悠悠地回答我:但妳想做啊!不是嗎?妳想為Yogi桑做些什麼,不是嗎?

是的,我想要能夠做些什麼,想要能夠像哈努曼為羅摩服務那樣,也為Yogi桑服務,
但我的心智讓我不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
心智會懷疑、會抱怨、會害怕......
但如果努力練習,就有能力超越這些心智的模式吧!

曾經有位前輩鼓勵我們,瑜伽的練習將幫助我們有能力做到所有的事情。
原來我們每個人內在的力量都是無窮的,只是被我們的心所遮蓋住,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哈努曼一樣記起自己無窮的能力,並不再懷疑、勇往直前!

如果正在看這篇故事的你也有同樣的心情,
請讓我也祝福你因為瑜伽而找到自己內在的力量。
像哈努曼一樣帶著勇氣、力量、忠誠及奉獻的心去探索自己的生命吧!





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練習日記04:三鍋蘿蔔差點毀了我的練習

撰文者:Vivi

某個星期六下午到Yoga Vihara(註1)上課,在課程結束前的討論,

帶領課程的前輩告訴我們:請帶著現在上完課的這種平靜感到你的生活上。
每次練習完,當下平靜的感覺總是會帶給我所有的困難都已難不倒我的錯覺。
好幾次在練習完asana(體位法)後的一小段時間,
感受到的事情都是很愉悅的,心裡上的平靜,可以反應到生活上的人事物。

這次,我帶著與以往一樣的平靜與愉悅,回到Shanti庵(註2)。
當我一踏進門,
前輩馬上用很抱歉的口吻問我:「可以麻煩你把剛剛切的蘿蔔,再切小一點嗎?」
(上課前,大家在家裡準備晚上的食材,而我依照前輩指示的大小,切了3大鍋的蘿蔔)
我是看過他的示範才進行的,照理說不會有問題啊。
但我馬上放下包包跟大外套,嘴上說著沒問題,內在小劇場卻開始轟動上演了,
內容是這樣的:
明明下午備料你已經確認過大小!明明上次你在我練習後我看你在廚房忙,
主動幫你擦東西,當時你還很貼心的告訴我:
「你才剛做完asana ,你可以先休息,這個我來就好。」
為什麼今天也是一樣的狀況,你卻要我重複剛才的動作,要我再重做一次!

內在情緒上升無法平息,但同時外在的身體,卻持續在切著第一鍋蘿蔔。

切到第二鍋蘿蔔時,情緒更是波動厲害得無法言語,
我知道現在這時刻如有人過來煩我,我的口氣一定會很不客氣。
當我好不容易重複著一樣的動作(無止盡的切著蘿蔔!),來到了第三鍋,
佩君剛好下樓看到我切蘿蔔的身影,過來說要幫我,
我因為花了一點時間處理這些小蘿蔔們,情緒稍微緩和,我說:沒關係!已經快切完了。

佩君關心著我怎麼在切蘿蔔。跟她聊完後,

我發現這件事情跟在做asana 的狀態是一樣的,
自我練習就是重複的做著一樣的動作,停留,呼吸。
但如果今天Lynn 老師在我做了8個動作後叫我重做,我想我應該也會有情緒。
這次的經驗,讓我看到了我以前的慣性:
   我很討厭事情重來的感覺,缺乏耐心,做事情時也不夠細心。

人不喜歡的事情太多,它常常躲得好好的,

趁你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才會偷襲、甚至是試探你,就像是調皮的印記。
在事情發生後,我還是很開心它被我揪出來了,並且我要去面對它。
不喜歡的事情做久了,就會變成喜歡、也會變成習慣,
我想洗碗這件事情就是我最好的例子。


編按:正在切第二鍋蘿蔔的Vivi,也許就像照片中的恐龍一樣(笑)


註1:Yoga Vihara,位於京都一處弟子的住所。
註2:Shanti庵,位於京都一處弟子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