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神啊,為何祢允許這種苦難發生呢?



--以下文章摘選自《一個瑜伽行者的自傳》--

有一天,我到電影院去看有關歐洲戰場的新聞影片。第一次世界大戰還在西方進行著,記錄大屠殺的影片如此寫實,我帶著憂慮不安的心離開戲院。

「神啊,」我祈禱著,「為何祢允許這種苦難發生呢?」

歐洲戰役的實際現場突然出現在我的靈眼觀中,這個立即性的回應令我驚訝不已,畫面中盡是傷亡垂死的人,殘酷程度遠超過任何新聞影片的報導。

「注意看著!」一個溫柔的聲音向我的內在意識說著:「你會明白,這些正在法國上演的場景只不過是一齣明暗對照的戲,它們是宇宙動畫,就像你剛才看的戲中戲——戲院放映的新聞影片,同樣真實也同樣不真實。」

我的心仍未被安撫,神聖的聲音接著說到:「宇宙萬物是光也是影,否則無法構成影像。瑪雅(māyā,或譯作摩耶,指宇宙幻象)的善與惡必須不斷交替主導,如果世間的歡喜無止盡,人們還會想要追尋另一個境地嗎?沒有苦難,人們極少願意回想自己已離開永恆的家。痛苦激起記憶,只有透過智慧才能得到解脫。死亡的悲劇並不真實,畏懼死亡的人好像愚癡的演員,只是受到空包彈射擊卻在舞台上驚嚇斃命。我的孩子是光之子,他們不會永遠沉睡在迷惑中。」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聖者的話語04


無論是透過哪個宗教,都能到達神的所在。
所有的宗教都是真實的。爬上屋頂才是問題。
如果要爬上屋頂,攀爬石階向上也可以,用木梯子也可以,或竹梯子也可以;
攀附著繩索也可以爬上去;還有,撐著竹竿往上跳也可以達到目的。
也許有人會說:「其他的宗教都充滿了錯誤和迷信」
但這是當然的啊!
不管是哪個宗教,都會有錯誤或迷信的地方喔。
每個人都會覺得只有自己的時鐘最準確嘛~
只要戀慕著神,這樣也沒關係。
愛著神,有想要尋求神的心情的話,這樣就足夠了。

                                                                            --聖・羅摩克里希那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我所感受到的Mirabai


編按:去年Mirabai第一次拜訪臺灣,帶給我們許多學習與感動。本篇文章是同學潘潘在去年所寫下的感想,非常真摯動人,在此分享給大家。今年非常幸運能再度邀請Mirabai來到臺灣,希望能再度帶給大家更多啟發,也牽起更多這樣動人的緣分。

撰文:潘潘   寫於2015/05/22


這幾次在Mirabai桑帶領的課程中,我有了一些新的感受及啟發。

我一直很喜歡梵唱(Kirtan),先前練習JIVAMUKTI的時候老師會帶唱一小段,
其他時候總是有特別的研習課才有機會可以唱。
2015年5月2日的奉愛唱頌(Bhakti Sangha)裡,
能夠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反覆來回地唱Kirtan ,內心的澎湃與感動真的很難形容,
沐浴在這樣的音樂與大家的歌聲中,非常開心~~
特別是我唱得太入神不小心跟著Mirabai 桑一起唱的時候,
我隱約感覺到Lynn老師嚇了一跳想提醒我,
然後Mirabai桑很溫柔的制止了Lynn老師提醒我的小舉動。
雖然發生的時候才20秒,但環繞在我心中的感受是永遠的。

在真理問答(Satsangha)的時候,我聆聽著同學們的問題,
我思考著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回答,或是我會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呢?
我發現很多問題的本身,其實答案就藏在裡面,雖然Mirabai桑並沒有這樣回答。
但是,不論這些問題為何,或許在她跟隨著Yogi桑的這段時間
應該也不知道聽過多少次,或是回答了多少次,
她仍然始終如一的認真聆聽跟回答,在那個當下,我深深被她的態度感動
心中不免感嘆說:啊~原來這才是為人師表阿!

經歷了這樣的兩堂課,在2015年5月4日那個晚上,
我冥想的世界裡所充滿的,是那個下午對神讚美的歌聲,
這是第一次我在靜坐的時候感受到自己內心的平靜。
特別的是靜坐一開始的時候,Mirabai桑有微微的調整了我的坐姿,
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靜坐並沒有讓我的身體感到不適,反而是很舒服地坐著。

我想特別說一下2015年5月11日晚上體位法練習之後的討論,那天是我第一次提出問題。

我問:我們人不免會因為生活或工作有焦躁或是暴躁的時候,
我想知道Mirabai桑是如何自處的,又有什麼建議?

Mirabai桑回答:瑜伽教導我們,這個世界永遠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後面Mirabai桑也建議要一直持續練習體位法跟靜坐,
但在開頭的第一句話,對當下的我來說真的有如醍醐灌頂,讓我有突然醒悟過來的感受,
是非常受用的一句話,我永遠感謝Mirabai桑的提點。

前天(2015年5月20日)是我第一次自己在家中練習體位法跟靜坐,
好像還是有一些體位法的順序記錯了,但是我自己第一次自我練習,
還靜坐了13分鐘,真的很感動阿~原來我也可以做到!

昨天Mirabai桑加了我的FB,雖然我們暫時沒有辦法用言語溝通,
但我真心感到開心與喜悅~謝謝Mirabai桑的教導,也謝謝Lynn老師。
希望Mirabai桑能再來台灣。
希望能永遠一直練習下去!


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靠近源頭~2016・Mirabai來訪・奉愛唱頌



影片製作:Essay
撰文:Lu


新消息!暌違一年後,Mirabai將再度來訪臺灣!

或許還有人不知道她是誰,在此先稍微介紹一下~
Mirabai現在住在日本京都,她跟隨她的上師Shri Mahayogi學習瑜伽,
至今長達十五年;她長期服務於Mahayogi Yoga Mission,
奉獻她的生命服務瑜伽社群,並成立梵唱團體-Shakti,
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
(啊呀,上述這段文字其實和影片裡內容幾乎一樣,不能否認我是想要騙字數XDD)

如果您有點開上面的影片來看,一定會發現Mirabai的歌聲非常美麗動人,
而且不是單純唱歌好聽而已,
她的歌聲中,有某一種穿透人心、搖撼靈魂深處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麼呢?那樣的力量又是從何而來?

梵唱(Kirtan)不是只是唱歌而已,也跟會不會唱歌、喜不喜歡唱歌沒有關係。
依據Mirabai自己的說法,梵唱是來自於一種活著的方式,活著的姿態。
有些奉愛瑜伽行者,他們全心全意愛著神,渴望能與神之間有所連結,
想要與神合而為一,時時刻刻都想著神,因而不禁反覆念著神的聖名,
就像戀愛中的人,總是忍不住一直提起對方的名字和各種事情一樣。
這或許就是梵唱的起源。

但是,神是什麼?祂在哪裡?
平凡如我們,也能見到神、感受到神嗎?
我覺得無論是誰,一定都曾經感覺過,即使只有十分鐘、五分鐘,甚至是一秒鐘,
無論是誰,一定都曾有過某種全然的喜悅,
不參雜其他想法或情緒,就是純粹的喜悅……
這裡雖然是用「喜悅」這個詞,但我想不管是代換成愛、自由…等都是一樣的,
我們一定都曾經碰觸過那神聖的本質。

Shri Mahayogi曾經說過,神就在我們自身之內,
只是喧鬧的心智阻礙著我們,讓我們無法了解這一點。
幾千年來,在瑜伽中,為了讓心智安靜下來,而發展了無數的方法,
梵唱就是其中一種,透過反覆唱頌著神的聖名,
把自己交付給神,只是全心全意去唱、去感受,然後到達那樣的境界。
這完全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只要我們願意敞開心胸去嘗試!


在京都所舉辦的奉愛唱頌
這次Mirabai來訪期間是4月24日~5月5日,我們將於以下這兩天舉辦奉愛唱頌

**4/24(日)14:30~16:30 (90分鐘唱頌+30分鐘真理問答)


**5/01(日)14:00~17:15 (90分鐘唱頌+90分鐘問答,中間休息15分鐘)


如果想知道奉愛唱頌的詳細資訊(時間、地點、費用等等),
請點選此頁面,網頁裡可以直接報名噢~

美麗、溫柔又堅強的Mirabai




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4(終)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復習前文:〈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2〉


據說,「開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而是一切的本質。」
然而,開悟無疑是存在的。
Shri Mahayogi說,「這就像於早晨時清醒一樣。」
當我們早上醒來,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醒了。

此刻,我是在一個夢的世界裡;在夢裡不會意識到自己身在夢中。
不管在夢中我說了什麼,它就是一場夢。
無論我在夢中嘗試做些什麼、經歷了什麼樣的幸福,它仍然只是一個短暫的夢。
在這個虛幻世界裡我所懷抱的幸福觀,
就是在夢的世界裡所做的一個短暫的夢,它隨著日升就消逝。
無論如何我都想要覺醒,遠超過一切。

我常常在想:我想看見瑜伽行者所見!
這個簡單的渴望正是我的動力。
難道你不想知道到佛陀領悟到的是什麼?
難道你不想實際體驗聖者們所宣稱的「萬物都是一」這句話?
我認為生命的意義就是靈魂存在的意義,所以那是無比神聖與純淨的。
我認為,去了悟一個人存在的本質上意義,必須優先於這世上任何其他事物。
無疑的,即使我們不去思考這些,所有事物仍會持續進行著,
生活迅速地遞嬗,但這一切不過是由業力在驅動著。
不管在這個世上是多麼成功又幸福的人,
如果他不知道自己是誰,那他的幸福只是夢中所發生的一件事。

我承認,當我感覺到困難,而自我抱怨興起的時候,
就會向這種常見的「半調子瑜伽」靠攏。
這種傾向是與自己的理想的一種妥協,當我由於種種的困難,
察覺到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朝真正的練習、紀律和體現瑜伽之路上前進,
當失敗感襲擊了我,對自己力量的不信任感用欺瞞的方式覆蓋了我的心,
探索真我就會被遺忘。

無視於充滿了無限勝利之光的真實自我,任由自己沉浸在
徒勞的感官愉悅與痛苦,沒有什麼是比這更傻的事了。
浪費了寶貴的生命,像馬一般把時間都用於工作上,
又像傻子般地,總是過著他不想要的生活,身為人類,這樣真的值得嗎?
這樣一來,長壽還有什麼意義嗎?

儘管我是這麼想的,但我內心的騷動往往掩蓋了瑜伽的教導,試圖使我遠離瑜伽。

像這樣受到逆風折磨的時候,我在內心深處憶起Shri Mahayogi的神性。
然後,我的上師的永恆教導,迴響在我的腦海裡,拯救我回到道路上。
它是如此不可思議,那永恆的教導像是某種啟示一般,出現在我心底深處,
我疲憊的身心立刻充滿真實活力,恢復生命能量。

我相信,人類真正的本性遠比我們想像的更為高尚。
Shri Mahayogi就是這樣的存在,所以我們也必須提高自己以達到高尚而純潔的人性。
我認為這些聖者們降生到這個世界,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示現。
這樣已經達成圓滿的靈魂降生或留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目的,是來引導我們。
因為我們沒有看到證據就無法相信,所以他們通過他們本身的存在來教導什麼是「神」。
他們告訴我們,我們也能達到那樣的境界。
他們的出現,是為了揭示我們遺忘了的真正本質,
也為了顯示出——我們從Shri Mahayogi身上感覺到的神性,同樣存在於我們自身之內。
我們怎麼能夠感覺到那些不存在於我們之中的東西呢?

你們之中有許多人可能會說:
「我們不可能變成如他們一般神聖的存在。不是每個人都適用嚴格的瑜伽實踐和紀律的。」
誠然,瑜伽的道路有其艱難之處,心智習於鬆散,無法輕易地從舒適圈離開。
然而,如果你不懈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一定能夠越來越靠近。

不應被誤解的另一點是,瑜伽的實踐和紀律不是指在洞穴裡苦行
儘管許多古老的瑜伽方法是用放棄世俗的方式,成為僧人然後在洞穴裡修行。
但是,富有同情心的瑜伽修行者於不同時期現身,揭示適合該時期的瑜伽修煉方式。
因此,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所需要的,就是對自己的本質的覺醒。
事實上,聚集在瑜伽行者身邊的人們,因為受到瑜伽行者所展現的真實教導的影響,
非常快速又自然地實現了心的平靜,然後可以品嘗到真我的喜悅。
這樣的事情,自古即發生在佛陀身邊,及其他許多聖者周遭,一直流傳到現在。
在近代,這樣的事也被記錄在聖・拉瑪那尊者(Shri Ramana Maharshi)的修煉所,
有一頭倍受人們喜愛的牛叫拉克什米(Lakshmi),
她得到聖・拉瑪那尊者的祝福後,也達到開悟的狀態。
我相信拉克什米不能練瑜伽體位法,呼吸練習或苦行,
但透過她對拉瑪那尊者的熱愛和總是把拉瑪那尊者放在心上,
她的心被淨化,獲得開悟。
這顯示了,瑜伽的完成是可以不具備任何哲學知識。

我想在這裡說明的是,我們不應該放棄去真誠地尋找生命的意義。
如果你偶爾會暫時地逃避,就請再聽一次你內心的聲音,並朝著那個聲音的源頭走去。
瑜伽不是面對嚴格的實踐和紀律,而盲目地揮舞著古老的理論。
瑜伽是從幻想中純然地覺醒,最後會發現,一切對於非真實世界的幻想,都不過是束縛,
這些束縛綑綁住你的快樂和痛苦,也阻礙著你去看見什麼是真實。

我想補充的是,瑜伽的實踐和紀律是開放給所有人的,
並且我們每個人堅持以真誠的步調去履行瑜伽的目的,在現代生活之中是有可能的。
瑜伽具備這樣子的廣度與深度。

現今,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會以開悟為目標?
我也常常懷疑自己是否也確實無誤地瞄準開悟。
當我看到聖者們是如此地燃燒、激發熱情,
我意識到,我內在的火苗還是那麼渺小微弱。

據偉大的瑜伽行者的生活記錄,
例如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na) 或維韋卡南達(Vivekananda),
他們在人生裡的某個時刻突然碰觸到生命的深刻意涵,
為了追求他們所體驗過的,而放棄一切,勇往前進。
我想他們肯定看到了某些值得捨棄一切的價值。
為什麼只有極少數人觸碰得到這個「東西」?
我們或許可以說,這些聖者在他出生以前就明瞭到這一點,但我覺得只是程度不同。
我們都曾靠自己就接觸過這個「東西」,我們有時也會感受到聖者們所感受到的。
這與我們真實、單純的自身存在相關。
當我們感受到「它」,我們應該朝著它全心全意地邁進。
而這是瑜伽行者的道路。

以上是我對生命的意義的想法。
我建議你偶爾也可嚴肅地想一下生命的意義。
祝好運!


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3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復習前文:〈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2〉

【生命的意義・第二部分】

我對幸福的觀點,在現代可能是很普遍的。
這種想法是吸引人的,因為在這種想法下,
只要適度地練習瑜伽,透過體位法與冥想調整身心,
應用瑜伽的教導在日常生活裡,愛他人並為其服務,
在生活裡享有適度的樂趣而不過度執著──這聽起來的確相當合理。
瑜伽的教導對於減少痛苦是非常有用的,
而且體位法和冥想確實能強化身體與心靈,
對於引領人度過生命的風暴是非常有幫助的。
這是什麼意思呢?這意味著我的願望就是:
「透過將教導適當地應用在日常生活中來享受人生」。
這聽起來真的似乎是合理的,但事實上,基於三個理由我反對這樣的想法。

首先,事實上生命並不會如我們所願,上述的願望是基於我擁有好的社會地位,
基於我有良好的經濟狀況、健康、人際關係和工作各方面的前提,所做的假設。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假設我們出生的環境都是由業力法則所支配,
也就是說,它是不受意志的支配且不為我們所控制的。
實現幸福必須仰賴著過去的行為,
但沒有人能對自己過去的行為有完全的自信,
也沒有人知道卑微的生命何時將謝幕。
即使生活中每件事情都很順利,這樣的人生到底有多少意義?
享受著適度的樂趣和品嚐著適度的苦難,這樣的生活又有什麼意義?

當然,不去懷疑生命的意義你也可以過活,
可以只是帶著一定程度的滿足,讓生命隨時間流逝。
然而,即使你看似過著快樂悠閒的生活,事實上,你仍然是內心各種欲望的奴隸,
就像是一條悲哀的魚,拼命掙扎著想要在乾燥的岸邊找到一個小水坑,
卻不知道身旁就是一片寬闊的海洋。

此外,我們總是忘記了「死亡」。
古老的經文《奧義書》提到:這世上最神秘的東西就是,沒有人認為他們會死。
沒有人可以保證你明天不會死。
我們雖然知道,或至少理智上能理解,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死去,
但實際上我們不會認真去面對自己的死亡。
當死亡降臨時,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朝露,轉瞬即逝。

其次,沒有所謂的「適度地練習瑜伽」這樣的事情,瑜伽的特點就是「徹底」。
我認為瑜伽行者們的生活方式中展現了「徹底」的精神——
      他們徹底地解開了心智的運作,而那是現代科學或心理學仍未能完全解析的。
舉例來說,我們知道,「為他人做善行」是一件好事,
所以會讚美聖人的行為,例如德蕾莎修女。
但是,如果檢視自己,會知道我們還無法完全放棄個人的歡愉;
我們所尋求的生活,混和了自我享樂以及服務他人的快樂。
乍看之下,我們可能會說服自己這樣就夠了,
但瑜伽修行者的理想生活方式(目標),是徹底的自我犧牲和自我捨棄。
「自我」是自我意識,透過徹底地拋棄自我的私慾,瑜伽修行者力求喚醒真實的自己。

傳統對於幸福的觀點和瑜伽行者生活方式之間的差異,在於接受或放棄自我的私慾。
假設世間對於幸福的觀點是以滿足利己的欲望為前提,這就與瑜伽的真理互為矛盾;
然而自我私慾這樣的描述其實是模糊不清的,
例如,「實現瑜伽」的欲望是一種自我私慾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欲求是一種心的力量,驅使我們行動,
無論欲望為何,驅動的原理是相同的,但這裡重要的是慾求的對象。
因為世上的一切必然是有限的,它們不是真理,也非永恆,只是一種自我私慾的對象。
然而,如果慾求的對象是瑜伽,這意味著永恆不變的真理;
當對瑜伽的慾求達到極致,它將成為「普世性」的欲求,那就不是自我的。

因此,這種享受生命的生活,適當地挪用瑜伽的方式,便不再是瑜伽。
在實踐過程中,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
但只要瑜伽行者堅定地保持瑜伽的初衷,這份追求就不會半途而廢。
所以,享受著半調子瑜伽的生活方式,等同於放棄瑜伽,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如果只有做一半,倒不如全部都不要做。

然而,真正的原因是第三個我的靈魂無法滿足於這種半調子的瑜伽。
我覺得,即使我這輩子都不缺乏感官上的享樂,
只要未實現這一件事,仍然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失敗的。
如果自己的人生已來到盡頭,卻尚未觸及瑜伽行者已經實現的境界,
光是想到這一點,我就不禁欷噓悲嘆。

您可能會持反對意見說,像瑜伽行者這樣聖者般的存在是非常特殊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們那樣領悟出真理;對於普羅大眾來說,與世間做出適度的妥協,
在日常生活中體驗喜怒哀樂,不也還不錯嗎?

但是,這種妥協後的理想並無法說服我的靈魂。
假設我愛上一個身份地位遠高於我的人,我能因為地位不同而放棄愛她嗎? 
她是人,同樣的我也是,社會地位只是心智的產物。
同理可推,即使我煩惱纏身、罪孽深重,我仍然可以像佛陀一樣尋求開悟。
這不就是戀愛嗎?

(待續)

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聖者的話語03



人類是欲望的奴隸,而欲望是個人的心智所創造出來的。

一下因為獲得而歡喜,一下又因失去而悲傷,
這只是人們自導自演的戲碼而已,陷在其中便不會擁有真正的幸福。

請目不轉睛地只注視著唯一的、真正的存在。

若非如此,就會萌生各種欲望,犯下各種錯誤,
人生徒存苦惱與死亡,蹧蹋了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

                                                            --阿南達・莫依・瑪(Ananda Moyi Ma)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為什麼瑜伽能讓我們獲得真正的自由?

故事引用自《Raja Yoga》一書,作者為斯瓦米・維韋卡南達
撰文:Lynn
繪圖:Lu

有天,有位大臣不慎惹怒國王,國王為了懲罰他,
把大臣關進一座非常高的高塔裡,

大臣只能在高塔裡等死。
但是,大臣有位忠實的妻子,她在夜裡來到高塔下,
呼喚著丈夫,問大臣有什麼方法能夠救他。

於是大臣請她隔夜再來,並準備以下的東西:一條很長的粗繩索、
一條堅固的麻繩、
一條捆綁行李的棉線、一條絲線、一隻獨腳仙以及些許蜂蜜。
妻子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仍然準備好一切以後再度來到高塔下。


大臣吩咐妻子,將絲線尾端牢牢地繫在獨角仙身上,
然後在獨角仙的角上抹上一滴蜂蜜,接著把獨角仙的頭朝向上方,放在高塔牆壁上。
獨角仙聞到上方傳來的蜂蜜香氣後,開始奮力往上爬。

經過一段漫長旅程後,獨角仙終於爬到高塔頂端。
大臣抓到獨角仙,就拿到絲線的一端了。
大臣再吩咐妻子,將絲線的另一端和棉繩打結,
然後他將絲線往上拉以後,就拿到棉繩的一端;
接著是堅固的麻繩還有繩索,都以相同的方法拿到手中。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

最後,大臣攀著繩索爬下高塔,和妻子一起逃亡了。

我們的身體,呼吸運動就是絲線。
藉由學習掌握、控制呼吸的方法,我們就可以掌握棉繩——即神經傳導,
接下來就能掌握麻繩——也就是心念,
最後就能掌控住繩索——亦即生命能(Prana)。
學會掌控生命能後,我們就從此得到自由解脫。

課堂上,老師問了大家:為什麼持續來上瑜伽課呢?
一開始大家總是面面相覷,沒想到會被問這個問題,總不能回答「因為錢繳了」吧!
接著可能會有人先發聲 : 讓身體變得柔軟、輕盈、健康不生病。
隨後又可能會聽到有人說:心比較平靜,晚上比較好入睡,甚至連脾氣都變好了。

是的,我們必是有某些好的感受,所以固定每週某幾個晚上,
必定不排飯局,下班直往瑜伽教室前進。

不管這種「好」的感受是身體變得更舒服、更健康,
或是心情變得平靜、好入睡,其實都是感受到自己多了一點自由,
換句話說,就是少一點被綑綁、束縛的感覺。
不用被迫去看醫生、被自己的焦躁及壞心情困住、
或是困在明明很累但腦袋裡不斷出現明天提案的細節,怎樣都睡不著。

是的,瑜伽中有讓我們得到自由的秘密,而這個秘密也很簡單,
依照勝王瑜伽(Raja Yoga)的教導,就是專注、穩定地做每一個呼吸,
掌握你的呼吸,你就能掌握神經傳導,
然後可以掌握心念,最後能夠掌控生命能(Prana)。

依據瑜伽經典的記載,這世界所有一切,皆為Prana的顯現,
粗糙的顯現模式即為有型的物質,包括我們的身體,最精細的顯現則是心念。
當我們掌握Prana,即成為物質及心念的掌控者,
而不是無力地被身體或心念掌握,這是自古以來瑜伽修行者們所尋求的自由。
透過斯瓦米・維韋卡南達所說的這個故事,讓我們更清楚了解到:
控制身體和控制呼吸是同樣一件事,而學習控制呼吸是能夠掌控生命能的入門。




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一週以內就能開悟

摘選自MYM紐約部落格之內容
© Mahayogi Yoga Mission 保留一切權利



2015 Shri Mahayogi在三月到六月之間訪問了紐約,
期間每週一次的體位法及冥想課程,對在紐約的學生及弟子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
這一天也有著這樣寶貴的一堂課,當這堂課來到尾聲,
有一位弟子一向(Ekanta) 表達了他對Shri Mahayogi 的感謝。

一向(Ekanta): 
   謝謝你,聖大瑜珈士,謝謝你擁有一個肉體然後來到這個星球,謝謝你來紐約。
   兩、三年前我第一次來這堂課,經過兩週後,Anandamali問我是否每天練習,
   就是從那個時候我才開始每天練習。我很震驚。我的心竟然如此平靜!
   這是一種巫術嗎?我簡直無法相信。謝謝你…謝謝你帶給我們這個技巧……

大師:
   真實已經存在於每個人之中。但是,心智妨礙著你,使你無法了解這一點。
   如果可以駕馭心智,使它安靜下來,真實就會自己顯現出來了。
   那就像你早上睜開眼醒來一樣,在那一刻,你可以理解過去像是一場夢。
   問題是,如何才能早點了悟真實?

   從長達三、四千年以前,瑜伽就不斷研究和發展實現真實的方法。
   眾多智慧裡的其中之一,是發現了心和呼吸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
   這正好和每個人日常生活經驗相符:生氣的時候、高興的時候,呼吸就會紊亂;
   平靜的時候、熟睡的時候、非常幸福的時候,呼吸好像是停止了一樣。
   心智沈浸在喜悅中──這裡有瑜伽的具體的祕訣。
   駕馭心智雖然是困難的,但駕馭呼吸卻是容易的。
   而且控制呼吸和控制身體,是同樣的一件事。
   今天所做的體位法幫助你去準備(做到這件事)和繼續前進。

   有位偉大的存在曾經這麼說過: 「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這意味著,沒有必要每天受苦。請每天練習體位法和冥想。
   這樣做的話,憂慮或痛苦的風自會吹向別處。
   這個工作需要耐心和毅力。但是請好好思考一下。
   無數的前世累積而成的結果,就是你的今生。
   請在今生就完成生涯的一大事業,在你們還活著的時候…不,請更早實現它。
   請抱著熱情練習瑜伽。
   這樣做的話,甚至一週以內就能開悟。
   然後這份實現不是在其他的地方,而是在你自身之內體驗的。
   那就是你真正的自己。
   絕對的存在以外,什麼都不存在。
   因此,「那」就是神的真相。你是絕對的存在,是永遠的神。

   那麼,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