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2016.04.24奉愛唱頌活動記錄:愛著神,靠近神



撰文:Essay

4月24日下午在SPACE YOGA 的奉愛唱頌,
是Mirabai桑此次來台的第一場課程,
也是參加人數最多、場地規模最大的一場。
這天早上,悶熱多日的台北,竟然下起大雨了,
大家緊急商討如何在大雨中將樂器、陳設器材帶到場地。
然而,中午過後,如有神眷顧一般,雨慢慢停了,天色慢慢亮了,空氣也涼爽許多。
第一場課程,便在這被大雨沖洗過後、煥然一新的台北展開。


參與者40人之中,有些是固定練習體位法的夥伴,
有些是完全新面孔,也有些人是第一次參加唱頌。
Mirabai桑天籟般的聲音與溫柔的眼神與笑容吸引著、帶領著同學,
鼓手Priya去年與Mirabai桑合作過,兩人非常有默契,




參與者們也很快地就記住了唱頌的旋律與歌詞,氣氛很快融為一體。
大部分的參與者在唱頌中隨節奏搖擺,閉眼沈醉,盡情投入歌唱。
當音樂靜止,多位同學流下了喜悅的眼淚。


接著,是短短半小時的真理問答。
第一位發問的同學,即是問:為什麼唱頌的時候會流眼淚呢?
Mirabai回答,這是因為心碰觸到神聖的存在,就好比我們看到很美的東西,
或是比自己偉大、無法與之匹敵的東西,有時也會感動落淚。
心所感覺到的東西,有時是超越理性智力所能理解的,這是很好的經驗。
因為喜悅而落淚,便是打開了這扇親近神的大門,請持續愛著神,靠近神。

由於是第一場課程,大家原本擔心發問的情況會不夠踴躍,
沒想到參與者們都問出了發自心中的問題。
像是:「如何讓練習瑜伽時產生快樂的感覺,不會消失?」、「在瑜伽練習學會了心平氣和,但有時脾氣還是會不小心爆開,當情緒來臨時,該怎麼辦?」
Mirabai桑回答,人會有快樂、不快樂、憤怒等等情緒,都是因為心智在動搖,
心智對事情有了錯誤的看法,因此有必要學習正確的瑜伽教導。
若停止追求錯誤的東西,煩惱就會停止。

體位法、冥想都有助於控制心智,特別是呼吸。
如果在困難的體式中還能保持平穩呼吸,漸漸就會培養在生活中
面對艱難的處境時,也能保持很慢很長的呼吸。
呼吸與情緒有絕對相關,
當焦躁或憤怒時,呼吸會急促短淺,而平靜時呼吸則深長平穩的。
改變呼吸,聽起來好像是繞遠路,但其實是控制情緒最快的方法。



最後,有參與者對懸掛在窗上的Mahayogi Yoga Mission的旗幟感到好奇,
說自己只要看著那圖騰,就會更專注。
Mirabai桑解釋,這圖案是由上師Shri Mahayogi繪製,
四十年前上師開始教導瑜伽時,想要找到一個與瑜伽有關的象徵圖案,而畫出了這圖案。
這是千瓣蓮花,蓮花是由淤泥中長出來的,但一旦脫離污泥,它就乾淨美麗,不受影響,
這象徵著生活的困頓是開悟的養分。

順著旗幟的問題,一位可愛的媽媽率直地發問:那布旗為什麼是破的呢?

現場大家都笑了,Mirabai桑也笑著回答,
因為和京都唱頌的夥伴們練習了一段時間之後,很想走到戶外去唱歌,
走在街上邊走邊唱、在公園坐下來唱,但他們什麼東西都沒有,
上師便把這面旗幟交給她說:「你們就撐著這旗子去唱吧!」
經過多年的路途跋涉、風吹日曬,旗子越來越老舊脆弱,
但它就像一個勳章,帶著旗子唱歌,就好像上師Shri Mahayogi就在身邊。

一個可愛率直的問題,讓Mirabai道出這段歷程,
也讓大家更了解瑜伽與唱頌,這便是真理問答難能可貴之處吧。
這面旗子是瑜伽核心的象徵,也是京都的前輩們奉愛唱頌的勳章,
而現在,它正在台北的晴空下,與這座城市的高樓大廈及遠山相望,彷彿守護,彷彿祝福。



(編按:奉愛唱頌的影片(連結),便是Mirabai桑與京都前輩們在各地唱頌的集錦。)

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如何面對痛苦的情緒?

編按:以下的問答,出自於某次舉辦於紐約的真理問答(Satsangha)。在真理問答中,不管是體位法、冥想練習裡產生的困惑,或是生活中所遇到的難題,抑或是反覆遇到卻一直無法克服的困難等等…,我們都可以提出自己的疑問,請教一個更有智慧、更有力量的人,幫助我們超越原本的思考框架,繼續往前邁進。

摘選自Mahayogi Yoga Mission 出版品:《悟り》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斯瓦米‧羅摩南達:
   我的問題是關於非常苦澀、痛苦的情緒,
   例如憂鬱、恐懼、擔憂等等。
   我知道,壓抑情緒是不健康的事情,也不應該更加煽動它。
   請您談談有什麼更健全的方法去面對這些情緒?


瑜伽士(Yogi):
   在這裡的每個人,彼此都有許多不同,不管是興趣等等,還是其他個性方面。
   這些差異不是今天或昨天才產生,而是長時間裡形成的。
   所謂的業(Karma),指的是行為及其帶來的結果,它們起因於內心。
   這些東西所形成的記憶就稱為印記。
   現在,你的問題中所提到的各種性格,這些也屬於印記的範疇。

   那怎麼樣做才能讓印記好轉呢?
   如果有一個負面的印記,只要下次給予正面的印記,負面的東西就會消失。
   就是去讓負正相抵。
   具體而言,所有的瑜伽修行(Sadhana)都對這些有所幫助。
   但是,心的印記仍然會強勢地繼續跑出來。
   這個時候最有效果的一件事,就是在供奉你的上師(Guru)的祭壇前叩頭禮拜。
   這樣做的話,上師會以絕對的愛與力量拉你一把。
   還有,為了不讓印記跑出來,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要讓它有機可乘。







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超越複雜的心智

撰文:Lynn

從2015的五月份開始,每個月一次的週六晚上讀書會,
總是不知道彼此會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如此一步一步走來,讀書會也進行了一年
大家也一點一點地對瑜伽教導慢慢地熟悉著。

這次我們讀的文章是:續・以瑜伽行者為目標(上)
文中一開始就提到相對於「真實」的單純,我們的心智是很複雜的。



瑜伽行者們了解到:
我們由各種感官接收資訊,進入到心智(Citta)中,像撒進不同的種籽進入這畝田中,
接著因應 Citta中資訊的累積或想要重複而產生欲求(Manas)、由Buddhi (智慧) 辨別,再加入Ahamkara(自我)下去攪拌產生各種心念上的晃動,Shri Mahayogi說這是支撐心智的三根柱子,每個人心智運作的模式以這三根柱子的強弱而定(好希望可以增強智慧的辨別力,減弱自我啊!)

同時有著像:理解、錯覺、推測、睡眠或記憶的心理功能,這些是心智原有的設定及功能也是心智的本質,問題是,我們會認同這就是「我」,所以有時在坐中,我們練習看見這心智方塊中的發生,也許看見今天在市集上買到的新鮮蔬菜,也許看到今天遇到的某個愉快的笑臉,也許看到自己一段傷心的回憶,一陣悵然同時湧上心頭,但如果我們能保持看見,而不捲入這些回憶、理解、感受中,同時將觀察到的放下,有一個觀察者看著一切的發生,並跟這些念頭保持一些距離,這時,「我」看著這些念頭,所以,我不是這個念頭,心念、情緒只是來來去去的過客 。

瑜伽經上說,當心念的晃動停止,不再認同這就是「我」,而「觀者」、「覺性」不管你怎麼稱呼,「它」就安住於那純粹的狀態中。這就是「瑜伽」。
p.s.有時為了容易分辨會稱呼那是「真我」
(其實還有許多名稱:如Atman…..但這些名稱都不重要啦!)

接著為了讓大家練習以邏輯推論的方式去探討,
我們討論了「愛就是奉獻」及「我們的本質是深受祝福及自由的」兩個教導。
或許這跟我們原先的認知不太相同,例如: 如果我們的本質是自由的,為什麼我們總覺得自己要跟隨著一套大家認可的社會價值,反之又受困於深深的恐懼之中,又例如:如果我們是深受祝福的,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苦難及痛苦?
社會價值的認同及追求,甚至恐懼或沮喪都是來來去去心智的運作,並不是我們的本質,
然而恐懼、沮喪、憤怒、悲傷等等的痛苦也提醒著這並不是我們所要的,儘速消除不自由的煩惱吧!

推薦閱讀:〈我們的本質〉、〈自由

這些探討不是終點,反而只是開始,最終希望能更了解Shri Mahayogi所說:
持續探問,直到理性所能到達的最極限,而後即可臣服於那不可言說的所在
心智是無常而有限的,由心智思考得知的知識也是無常而有限的,當探求到最後,「那」是超越心智所能理解及描述的,心智只能停止,這不是開悟,卻是讓心智停止下來的方法,同時開始臣服於那不可言說的所在。
最後,這堂課就是:說了一大堆,但那些都不重要啦!(昏)
真正重要的,是那超越語言的啊!

長長一篇只寫了讀書會的一小段,先這樣吧!我們下次再聊!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活著這件事

編按:本篇文章由日本前輩Satya所寫,刊登於MYM京都部落格<ヨーガを生きる>上(連結)。

撰文:Satya

昨天值了夜班(我是照護者,支援住在自宅的身障者)。
早餐時,我照護的R女士邊喝我泡好的咖啡,
不經意地說著:「我從以前努力做到現在的事情,一點意義都沒有。」

R女士已年近60,生下來的時候就有先天性的障礙,
以前雖然能夠坐、用膝蓋跑步或是打電腦,但是隨著年紀增長,
障礙的情形加重,現在手、腳已經沒有辦法自由地活動。
即使這樣,她也一個人生活30年以上了。
因為她生在身障者運動盛行的年代,所以獨立心非常強,什麼事情都可以自己來。

例如烹飪的時候,從使用的材料到切菜方法、
炒菜時間等煮菜的細節、甚至連調味料的份量,她都會下指示。
依照她指示放入大約的份量以後,幾乎不用試味道、不用多加調整,煮出來就很美味。
她不用去看、去觸摸,就可以抓到我必須透過手和眼睛才能抓住的感覺。

不只是烹飪,一直留心著自己的生活、要自己負起責任而活到現在的她,
為了幫助晚輩的身障者可以自立地生活,也發起過許多行動。
然而,時代在轉變,已經和她年輕時候不一樣了,
世界上許多事情變得更便利,例如三餐飲食可以輕鬆地買到便當或是預定宅配,
而照護者制度逐漸完善,仰賴照護者已經變得理所當然。
即使自己想要向晚輩傳達如何自立,那也不是晚輩所期望的,
這是為什麼她會說出這篇文章開頭的那句話。

事到如今,使生活變得便利的許多東西已經無法捨棄不用,照護者制度也不可能改變。
若是要現今的身障者像她一樣自立生活,在這個時代也有其困難。
總是朝氣蓬勃的她,看起來似乎有些許寂寞。

沒錯,或許她想教給別人的事情無法傳達出去,
但對作為照護者的我而言,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即使身體有障礙,無法依照自己所想而活動,仍然能自豪地獨立生活的這件事,
還有照護者是要成為被照護者的手腳,不要想著「如果是我,我想要這麼做」,
而是在能力所及範圍裡依照被照護者的想法去行動這件事,
這都是被她斥責好多次以後才徹底了解到的。
也因為如此,在服務其他被照護者的時候,
我能更加注意自己的態度,而能順利地持續工作下去。
此外,在烹飪的領域裡R女士也教了我很多;
看著她簡樸的生活型態,也讓我反省自己又買了多餘的東西。
也許這些事情已經脫離她的本意,但至少對於包括我在內的照護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學習。

因此,不加思索地,我忍不住大聲說:「才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呢!」
她聽了以後看起來有點開心,我也安心下來。
她接著說:「那今後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保持妳現在這樣而活著就好了。正因如此,才是有意義的事情。」我回答。 

我認為人活著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一個人是由自己內在的信念所造就,而非經由外在之物——而也正是那個信念能影響他人。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聖者的話語05



我們要把愛和憐憫帶給那些需要的人,
與他們一同分享。
他們不需要可憐和同情,
相反的,他們能使你富有。
就像修女和我,從我們服務的人們那裡經歷到愛的富饒,
不論他們是誰、來自什麼背景,都毫無差別。
他們都是我們的兄弟姊妹,
他們屬於我們,我們也屬於他們。
我們全是神的子女,
由同一雙愛的手,
照著祂的形象而被創造。


                                                                                  --德蕾莎修女--

--------------------------------------------------------------------------------
【讀後感】

江湖上行走,有時候難免遇到覺得討厭的人,
不得不與之相處的時候,就會覺得痛苦。
但是,當我向別人抱怨時,心裡其實會隱約覺得有點怪怪的,
不過為了讓自己心裡好過,我會歸咎到那個人身上,
「都是因為他這樣那樣啊」、「沒有人可以忍受他這樣」、
「看吧,大家都討厭他那樣」⋯⋯很多很多理由。
可是,就像這篇文章裡德蕾莎修女說的
「我們全是神的子女,由同一雙愛的手,照著祂的形象被創造」,
Shri Mahayogi也一直告訴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著同樣的神聖本質,
萬物都是一,其實沒有你與我、我與他的區別,
那我怎麼能討厭誰呢?
當我恨他,我是在恨自己;當我傷害他,我是在傷害自己;
當我愛他,我是在愛自己;當我服務他,我是在服務自己。
讀到德蕾莎修女的這番話時,我的眼眶有點熱熱的,
希望自己能像德蕾莎修女,像Shri Mahayogi一樣,
去愛每一個人,打從心底去愛,毫無區別地去愛。
「他們都是我們的兄弟姐妹,他們屬於我們,我們也屬於他們。」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續・以瑜伽行者為目標(上)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實現真實的瑜伽之道

Shri Mahayogi總是說「真實是單純的。」
相對於單純,什麼是複雜的呢? 肯定就是心智,心智是非常複雜的。
以下是《瑜伽經》裡,兩句非常重要的教導。
在這兩句經文裡,我們發現更多教導的深意:

   瑜伽是心智活動滅止。

   如此,觀者安住於那純粹的狀態中。

我們可以理解,「心智活動」指的是
各種像理解、錯覺、推測、睡眠或記憶的心理功能,
而且,當這種複雜的活動被控制住並停止,真實(觀者)於是被實現。
知識也是心智的活動,因此不可能僅僅經由知識了悟真理。
所以,我想要探究能超越心智活動、實現真實的瑜伽之道。

我的看法是:瑜伽包含了最簡潔和完整的哲學體系。
普世真理的教誨,由數論(Sankya)和吠檀多(Vedanta)哲學體系所組織而成的,
是能永久適用於當前的思維模式。
瑜伽哲學的教誨,以古代的聖人(Rishis),或先賢的開悟為根基,
其實都是活生生的,活力十足的真理。
我親身受到這些教導吸引,經由哲學的探討和徹底不間斷的邏輯推理,試著去了解它們。
舉例來說,當我第一次接觸到「真理永恆不朽」這個教導,我以下面的方式來推理:
「這身體終將死去,地球也會有滅亡的一天。
 宇宙在一個劫數(Kalpa,指一段極長的時間)後也會滅亡。因此,這些都不是真理。」
       ↓
「這個心智的痛苦或憂慮,喜悅或快樂,也都是片刻的,因此它們也不是真理。」
       ↓
「於是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一切都不是真理。」
       ↓
「心智雖然這樣思考著,但因為心智本即無常,亦非真理,
 心智所思考出的想法也就不是真理」
       ↓
「這麼一來,永恆不滅的真理是什麼呢?」

用這種方式,我試著從頭到尾地探究這世界與心智的本質。
然而,正如《瑜伽經》在本文開頭所提到的,
最終心智所能掌握住的,一切都是無常的存在,那些都不是真理。
於是,我推測這種形式的探究,最終的結果必然是放棄心智活動本身。
Shri Mahayogi 說:
持續探問,直到理性所能到達的最極限,而後即可臣服於那不可言說的所在。

雖然探尋的結果也能抑制心智活動,
但是有一個方法,可以更科學性地抑止心智活動而實現真理。
Shri Mahayogi教導說「心智活動的起因是自我意識(ego-consciousness)」,
如果消除了自我意識,心智裡多餘的判斷也會消失,
接著心智平靜了,我們就能夠體現真理。

根據《瑜伽經》,修煉而不執著對於澆熄自我意識是不可或缺的,
在剛開始時,還有可以透過控制和訓練呼吸來得到平靜的方法,
這是一個相對容易對付的差事,因為透過練習體位法與呼吸法,是有可能駕馭心智的。
這些練習可以產生非常大的效果,心智的混亂會迅速地平靜下來。
接著,藉由冥想來練習心智的控制。
在冥想中,使心智完全地專注在單一對象,將心智的活動收攝為一。

我們無法輕易地集中心智在一個點上,
因為深藏內心之中的印象會導致心智的注意力分散,在冥想中干擾專注力。
這些印象,是日常生活裡痛苦和快樂的經驗深印入腦海裡的結果,
特別是,利己的行為和想法會製造出更為深刻的印象,
因此一個人平常生活裡的行為、語言和想法變得更加重要。
若不去控制思想和行為,就很難在冥想中保持專注。

「不執著」,就是斷離掉根植於自我意識而產生的自我欲求。
為了落實修煉,不執著是必要的,而為了實現不執著,修煉是不可或缺的。
在瑜伽裡我們經由控制呼吸、心智與行為來達到專注,然後使我們的心智安靜下來。
心智的全然靜止,就是沒有自我意識;反過來說,只要還有自我意識,心智就無法靜止。
更明確地說:只要自我意識存在,就不可能實現真理。
根據我的經驗,真的就是這麼單純又簡單明瞭。

那麼,僅藉由上述哲學性的、心理學上的方法,就能消除自我意識而到達真理嗎?
這些練習有一個關鍵因素:
如果你是以哲學探究來追求真理,仰賴的是你有多少的熱情;
而如果你是透過冥想的方式,,就端視你能多專注於冥想對象上。
也就是說,擁有將心智集中於ㄧ點上的動力是必要的。

(待續)

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真理問答是什麼鬼東西?!

2015年・Mirabai第一次來訪時的真理問答

Lu   :姊姊,我第一次參加真理問答(satsangha)的時候,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耶。
Lynn:我第一次參加的時候也不知道啊,只知道可以去問問題。
Lu   :那你有準備問題嗎?
Lynn:介紹我去的朋友有叫我準備,可是我其實也不知道要問什麼。
          到那裡以後,聽到別人的疑問,就產生好奇,很自然的開始提出問題。

 Lu  :你們那時候都是問很瑜伽的問題嗎?
Lynn:什麼叫做很瑜伽的問題?你是說冥想、呼吸、體位法嗎?

Lu   :我也不知道,就是那些很難的問題啊,哈哈哈哈~
Lynn:有啊,像有人問說怎麼樣能讓自己的行為和想法都能符合真實。
          但也有人的問題很生活化啊,譬如說有人問,
          在工作場合只要遇到某個同事,就會心情煩躁,那她該怎麼辦之類的。
Lu   :嘿呀,像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瑜伽是什麼啊!
         問了一些「不想當律師該怎麼辦」、「怎麼樣能讓自己變得堅強」之類的問題。

Lynn:那你聽了以後,有覺得Yogi桑的回答有給你方向或力量嗎?
Lu   :第一次的好像還好。但是第二次跟第三次的讓我印象很深刻耶。

Lynn:第一次沒有?!那你怎麼還想繼續去?
Lu   :我想再多觀察Yogi桑一下啊,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開悟了。還好有繼續去~
         有些問題我根本現在也記不得,但是Yogi桑的回答讓我印象好深刻。
Lynn:有時候我們可能會以為是很笨的問題,結果得到很有啓發性的回答。
          像你之前問為什麼很多弟子家會擺孔雀羽毛作為裝飾,
          我根本也沒注意到、也不會想到要問孔雀羽毛,
          然後Yogi桑就因此跟你講了孔雀的象徵,
          結果讓你深受感動、還從此改變你畫的東西!!

Lu   :真的!而且就算不是自己原本想問的,也可以從別人的提問中學習到很多。
Lynn(點點頭)所以說啊,世界上沒有蠢問題,只怕你不問問題!

Lu   :像那時候在京都,前輩都一直鼓勵我可以多想一些問題去問Yogi桑,
         而且還會有人做筆記,先跟別人討論這個問題適合問嗎、那個問題適合問嗎之類的。 
Lynn:先準備很好啊,可以趁機釐清自己的思緒。

Lu   :我怕有些人會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問題要問,就不想來參加耶。這樣真的很可惜。
Lynn:真的!像去年Mirabai來的時候,我是做記錄,沒有問什麼問題,
          但這樣一路聽下來,覺得Mirabai回答的脈絡是很清楚的,
          讓我搞懂很多原本模糊或一知半解的概念。
          我覺得就算是不了解瑜伽哲學或完全沒接觸過的人,都能聽得懂Mirabai的回答。
          曾經覺得瑜伽哲學很難懂、有距離的人都應該來參加看看啊。

Lu   :像我是因為想見識看看Yogi桑才去參加,
         那會不會有人覺得「為什麼我要參加Mirabai的真理問答」啊?
Lynn:可能喔,但Mirabai是Yogi桑認可的代理人啊,
          Yogi桑會同意Mirabai來臺灣,就是認可她在瑜伽上的學習已經有一定程度,
          有足夠的智慧和力量可以啟發臺灣的同學。

Lu   :大家會不會覺得我們廣告打太兇?(二人大笑)
Lynn:不是~是因為真的大家對真理問答有很多疑惑嘛。
Lu   :哈,如果讀了以後有稍稍解惑就好了!

---The End---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靠近源頭~2016 Kirtan影片英文版公開!


哈囉~大家,四天的連假已經過了一半了,一切都好嗎?

為了宣傳日本前輩Mirabai來訪所舉辦的一系列活動,
前一陣子我們製作了一個影片(大家都看了嗎?還沒看過的人可以點這個連結)。
紐約的前輩看了以後似乎非常喜歡,
她想要在紐約的部落格PROJECT SAHASRARA裡放上這個影片,

希望世界上更多的人能看到、知道Mirabai的來訪,瞭解何謂梵唱(Kirtan),
所以,又有英文版影片的誕生!
紐約和臺灣的部落格將同時發文放上這部影片!
(推薦閱讀:由Mirabai撰寫的<勝王瑜伽:體位法>


非常感謝每一位前輩們,細心、耐心地給我們許多建議,
從中真的學習到好多好多。
當然,最感謝的一直都是我們親愛的上師Shri Mahayogi,
因為Shri Mahayogi的存在,這一切才可能發生。

希望大家能盡情享受剩下的假期與奉愛唱誦的kirtan影片~


p.s.
如果想知道奉愛唱頌的詳細資訊(時間、地點、費用等等),
請點選此頁面,網頁裡可以直接報名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