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笑話

繪圖:Priya


撰文:Radha

之前就有發現自己的ㄧ個問題:我喜歡開玩笑、整別人,看到別人不知所措,或是傻傻地被我矇騙的樣子後,我覺得很開心、有趣。

有一次,我對一個同伴開玩笑說,也許以後你就不出現了。後來,那個同伴很認真的問我:「你上次為什麼說或許我之後都不會再出現在團體裡了呢?」當下我驚覺,我說出的玩笑話被當真了;接下來,還需要花時間跟他解釋,事情不是這樣子的。但是解釋這件事情明明不是我擅長的事情,加上自己也缺乏耐心,實在是很難表達清楚,何況這樣的玩笑話怎麼解釋啊!玩笑就是玩笑啊……

我不禁開始問自己:這樣的行為是為了什麼?是要讓別人覺得我很有趣?還是想引起注意?我發現,原因是來自於一種優越感,覺得自己很有本事,而這樣的想法會讓自我(ego)覺得高興。我掉入自我(ego)的陷阱,成為它的婢女。從那時候開始,我注意到自己會習慣性地說出不是基於真理的話。

Shri Mahayogi初次在台灣的真理問答裡,有一位同學提問:冥想的時候我感受到的話,我怎麼判斷是真的?Shri Mahayogi 笑著回答:「你聽到的是我的聲音嗎?」那時全場哄堂大笑,Shri Mahayogi的話語不僅幽默,又是基於真理所說出來的。

Yama裡的其中一個戒律是「誠實(Satya)」,是真誠地表達自己所想,但那個表達必須符合真理。如果表達要符合真理,說話時其實只須說必要的話,但對於「只說必要的話」這一點,我曾經感到很彆扭,實在會忍不住想開個玩笑。

那場真理問答後有好幾天,我一直仔細回想那個畫面和Shri Mahayogi的語言,並且檢視自己的言行。我所說的玩笑話只是取悅了自我(ego),而Shri Mahayogi用著幽默風趣的言談卻沒有背離真理,只說真實的話。

我想我得訓練自己先閉上嘴,仔細思考後再說出必要的話,而不是像隻野馬橫衝直撞。有時候我認為這些規範在束縛著我,但到這一刻我又再發現,我狹窄的認知才是真的捆綁著自己。願自己能謙卑再謙卑地學習。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Shri Mahayogi初次訪台!

撰文:Priya


在台灣的我們初次邀請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來到台北,雖然停留時間只有短暫的一個禮拜,但密集地舉辦了四場的真理問答,有100位以上的參加者見到了Shri Mahayogi。

不管是哪一場真理問答,大家發問都很踴躍,也都很認真地聆聽Shri Mahayogi的回答。但更詳細說的話,每場氣氛都不太一樣,而且每場都參加的人一定都會說出一樣的評論:「每一場都太棒了!」

現在大家會不會很好奇到底是每場都是什麼樣的氛圍呢?請讓我來稍微述說一下吧。

第一場非常盛大,將近六十個人出席,整個會場被塞滿了。對於初次見面的Shri Mahayogi,每個人都充滿好奇,期待著見到傳說已久的開悟者。現場發問的踴躍程度非常驚人,熱烈的程度好像機智問答節目,只要Shri Mahayogi一回答完,馬上就有人舉手,而且一次都同時有兩、三個人一起舉手。話題從宇宙起源、宇宙大爆炸(Big Bang)開始,關於Shri Mahayogi在八歲時開悟的事情、還有人的業(Karma)等等,再到如何面對懶散這樣非常生活化的問題,Shri Mahayogi都用大家容易懂的方式、輕快地回答。大家著迷似地聽著,時而因為Shri Mahayogi的幽默整場哄然大笑。事後看問卷時,許多人都寫道:「沒想到Shri Mahayogi這麼親切!」、「Shri Mahayogi的笑容好可愛!」等等。(好像很多人聽到「開悟者」以後,都是聯想到很肅穆的形象,所以見到Shri Mahayogi本人都大吃一驚XD)


第二場的參加者們很早就坐定,在自己的位子上靜靜地等待著Shri Mahayogi的到來。於是,在非常寧靜的氛圍中展開了真理問答。數個問答之後,一位女士提出了問題,在Shri Mahayogi溫柔的注視下,她流著眼淚說出自己長年來的恐懼。因為那位女士勇敢的表白,之後的提問者也因此獲得了勇氣,將自己多年來的苦惱說了出來。世上有多少人懷抱著痛苦、在黑暗中苦苦掙扎著,而Shri Mahayogi以無比的愛與慈悲,全然地接受所有一切,溫柔地安慰著、鼓勵著我們:「我」的本質是那個尊貴而永恆不滅的存在,不須因為其他的條件、狀況而貶低自己。透過持續的學習與實踐,每個人都能到達真正的喜悅與自由;絕對不是困難的事情,因為,「那」已經存在於每個人心底深處。聽著Shri Mahayogi溫柔的話語,大家本來心裡沉重又僵硬的部分彷彿受到太陽照耀一般,融化成了水,流進乾涸的心裡。啊,這個世界多麼需要真理的話語啊!大家等待Shri Mahayogi的來臨等了多久啊!我不禁這麼想著。


第三場又是另一種氛圍了!真理問答進行途中,外面開始下起雨來,綿密的雨一陣一陣的,洗刷著世界,彷彿也洗滌著我們的心。不知怎的,在雨聲的襯托下,聽著Shri Mahayogi富含磁性的嗓音,室內漸漸醞釀出一股浪漫的氣氛。然後其中一個參加者問道:「當弟子無法常常見到上師時,該如何繼續學習呢?」Shri Mahayogi先解釋了上師與弟子間的關係,接著告訴我們佛陀生前的話語(註),最後又加上一句:「為了能夠讓大家多看到這個身體,我會多來喔。(微笑)」哇嗚,太會了!那一瞬間每個人的心都偷走了!完完全全沉醉在Yogi桑的魅力裡!那樣浪漫的場景,偷心的人,還有一大群心被偷走的人,這不就是克里希那神與牧牛姑娘們的戀愛故事嘛!XDD

第四場真理問答在星期天,這天剛好是母親節,也有一場很相應的精彩問答。一位參加者的母親也一起來到現場,表示不認同孩子在瑜伽學習上的投入與信念,同時也表達了身為母親的擔憂與對孩子的愛。面對這樣的提問,Shri Mahayogi溫柔而堅定地說明:這個世界的幸福是轉瞬即逝的,反而可以說擁有的物質越多,痛苦也越深。瑜伽是中庸之道,絕對不是偏頗或極端的道路。瑜伽教導人們要用溫柔的態度對待周遭的人,要盡全力去完成每一件來到眼前的事情,而且瑜伽所要追求的是真正的幸福快樂,這難道不是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嗎?就在那個時刻,窗外的陽光灑落在Shri Mahayogi身上。Shri Mahayogi本人彷彿散發著光芒一般,配合著強而有力的語氣,他的話語深深撞進了每一個人的心。那樣堅定、充滿力量卻又無比溫柔的Shri Mahayogi,真的是太帥氣了! 

許多參加的人都表示,從Shri Mahayogi身上得到了許多力量,讓他們更有信心努力下去,繼續往瑜伽的道路上邁進。

曾經聽說,如果想要在一片土地上耕種,必須先整土,清除土上、土裡的石頭,把泥土挖鬆,然後才能真的開始栽種作物。之前Prasadini在台灣所做的,就像是努力在整土一樣,接著慢慢地有人加入一起工作,終於逐漸地整好了土地;這次Shri Mahayogi來到台灣,就是這片土地上——在大家心底,播下真理的種子。什麼時候這些種子會發芽呢?發芽以後會成長得如何呢?這就是接下來在台灣的我們要努力的事情了!

真的很謝謝每一位參加者與工作人員,也非常感謝Mirabai桑在這段期間內的各種協助。

最後,想向Shri Mahayogi獻上我們最深的謝意與敬意,若非您的存在,我們怎麼能如此喜悅地齊聚在這裡呢?希望您能再次來到台灣!

最後一場真理問答時,
獻給Shri Mahayogi的花環。


註:佛陀所說的那句話是:「見到這個肉身的不是我的弟子,活出教導的才是我的弟子。」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永恆的真實

撰文:Priya

今年4月的日本行,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參加4月8日的永恆真實・神性示現大祭(Sanatana Dharma Avatara Mera)。傳說4月8日是佛陀誕生的日子,為了感謝永恆的真實,與佛陀以外所有神的化身們的誕生,Mahayogi Mission首次策劃並舉辦了這個慶典。(日本京都的部落格上刊登了數張照片→連結,即使不懂日文,也可以點進去看看喔~)

「真實」是什麼呢?Shri Mahayogi教導我們,真實是沒有出生、沒有死亡、不會改變、唯一的永恆存在;而真實是確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於宇宙萬物之中,也存在於每個人之中;我們誕生於這個世界上,即是為了實現真實。

但即使讀了上述那段文字,我們可能還是滿頭問號,無法理解——究竟什麼是真實?什麼是實現真實?

人們透過眼睛無法看見「真實」的樣貌,或許很難理解那是什麼,不過不同時代裡,神的化身們(即avatāra,或譯為阿凡達)曾經降臨在這個地球上,以人的形體顯現在人們眼前,用他們的存在為我們展現了何謂「活出真實」、「實現真實」,例如佛陀、耶穌巴巴吉(《一個瑜伽行者的自傳》裡提到的永生的聖者),還有近代的聖者聖・羅摩克里希那等等。

「藉由這個祭典,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想一想永恆真實與自己之間的關係。還有,為了真實,自己想要付出什麼樣的行動。」去日本前,日本前輩很認真地告訴我們,要我們努力思考過後再去參加慶典。

學習瑜伽到目前為止,我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真的認真思考過這一點。瑜伽與Shri Mahayogi的教導救贖了當時的自己,讓我更加自由,接觸越多越深切感受到瑜伽智慧的偉大,我也很想把這麼棒的教導傳遞給其他人。但是,瑜伽之於我是什麼呢?所謂的瑜伽就是實現真實,那麼永恆的真實又跟我是什麼關係?我好像心裡隱約有答案,但仍是模模糊糊的。而且,我聽到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說:這些問題一定要去想嗎?就算不清楚,我也想繼續學習瑜伽啊⋯⋯

4月8日當日是爽朗的陰天,抵達會場前的路途中,大片粉紅櫻花恣意地綻放著,彷彿也為了這喜悅的一天歡慶著一樣。小小的會場裡,聚集了許多人——從日本各地前來的弟子們、台灣的弟子們,甚至也有遠從紐約前來的弟子。
慶典上,有前輩介紹了幾位瑜伽傳統歷史上的神的化身——佛陀、克里希那(Krishna)、聖・羅摩克里希那、拉瑪那・馬哈希,遙想他們偉大的生涯與引導;接著,是讓我們再次了解Sat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的存在與使命。那麼,作為Shri Mahayogi的弟子們,究竟要如何為真實付出行動呢?七位弟子獻上了他們的祝辭。神的化身們的捨身奉獻,還有弟子們的實踐步伐與純粹又真誠的宣言,深深觸碰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整個慶典的過程裡,充滿著歡笑與眼淚,抽泣聲此起彼落,所有在場的人與物,彷若化為一整片喜悅的海洋,只有喜悅存在著⋯⋯只有「那」存在著⋯⋯

慶典過後,我發現自己的心有某種變化。

目前為止,雖然持續努力過來了,但回顧前幾個月的自己,因為一些事件的發生,內心也有所動搖,其實不是沒有過懷疑的念頭:瑜伽的道路,我真的有辦法走下去嗎?
我想,自己之所以會有那樣的懷疑,是因為對人生的目標還想得不夠明確,也因為對於永恆真實的探求想望還不夠熱烈的緣故。可是在慶典上,聽著阿凡達們的使命,還有前輩們真摯的宣言,他們純粹又真摯的行動與情感強烈地打動我的心。前輩們的身影太帥氣了,讓人又崇拜又佩服。

邊聽邊流眼淚的同時,我的熱情更加熱烈地燃燒起來了!對,我真的想要知道真實是什麼!我想要繼續走下去!想要把這麼棒的教導傳遞出去!這份熱情的火焰,將之前曾有的迷惘幾乎燃燒殆盡,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能夠與瑜伽路上的前輩們、同伴們一起慶祝這樣神聖的一天,內心充滿深深的感謝。
最最最最最感謝的,當然是我們敬愛的上師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因為有他的指引,我們才知道應該怎麼邁出步伐,走向真實。
我一定要繼續走下去。希望更多人可以一起踏上真實的道路,希望我們最終都能實現「那」。

Jai Sanatana Dharma Avatarra Ki Jai!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領受聖名

撰文:Prasadini(Lynn)


「Shri Mahayogi,我可以有靈性名字嗎?」

幾年前,Lynn在紐約第一次參加真理問答(satsangha)時,聽到Shri Mahayogi說:當上師(Guru)給予弟子「靈性名字」時,象徵弟子在靈性世界出生了。當時Lynn除了好想在靈性世界出生,更希望可以跟Shri Mahayogi 學習、成為弟子,因此她非常天真地提出了想要有靈性名字的請求。

然而Lynn知道,不管是不是領受到了聖名,Lynn都想、也都會以弟子的身份跟著Shri Mahayogi學習,即使在那時她並不知道「成為弟子」,究竟是什麼意思。

在確認Lynn的心意之後,Shri Mahayogi真誠又溫柔地說:「我接受妳的心意,但妳必須等待。」

等待?那是當然的,許多弟子都是在多年的努力實踐教導後,才從上師那得到靈性名字。那代表著弟子了解到生命的目的是為了追求真實、實踐真實,而非追求外在世界一場又一場的幻夢。

只是Lynn並不知道她會等多久,或者說她並沒有在等待,能夠跟Shri Mahayogi相遇,跟著他學習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我不在乎是不是得到名字,那只是一個形式,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兩年過後,Lynn在京都對前輩這麼說,然而前輩沉思了一下,回答:「是不重要,但也很重要。每一個靈性名字,都包含著上師深深的祝福,像一個種子進入了弟子的心中。」

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到來。四月初的這一天,Lynn跟幾位同伴一起從台灣來到了京都,在抵達隔天的真理問答中,Shri Mahayogi同時給了四位弟子聖名,對每一位來說,都是驚訝到不知如何回應:「我可以接受這個禮物了嗎?」、「我實踐得夠深入了嗎?」⋯⋯但一想到聖名是Shri Mahayogi透過長長地沉思每個弟子的本質後所決定的,其中包含著他的祝福及愛——受寵若驚的心情便伴隨著深深地感謝。

2017年4月4號這天,對四位弟子來說,是一個重生,Lynn也在這一天成為了「 Prasadini」,意思是來自神的禮物,恩典。

相傳4月8號是佛陀誕生的日子,Mahayogi Mission特別舉行慶典,感謝過去多位曾真實出現在這世界上的開悟聖者,他們以自身的存在,向世人展示永恆的真實。參加這個聖典是此次京都行最主要的目的,如今,意外地從上師那得到了聖名,Prasadini將與同伴們帶著上師的祝福更積極地在追求真實的道路上前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成為斯瓦米‧維韋卡南達之前

1884年初,Narendra(斯瓦米‧維韋卡南達出家前的名字)家裡發生了一件大事——他的父親因為心臟病發驟然離世。父親向來生活奢華,他去世後,整個家庭沉入貧窮谷底。扶養母親與弟弟們的義務,都落在Narendra肩膀上。

債主每天都來討債。曾經受過父親照顧的人袖手旁觀、冷淡以對。有的親戚為了奪取Narendra祖先流傳下來的祖厝,還對他們提起訴訟。家裡食物不充裕時,Narendra常常對母親說有朋友要招待,然後就出門,斷食一整天。有錢的朋友們裝得好像不知道他的狀況一樣,只要有聚會仍舊邀請他,纏著要他歌唱對神的禮讚歌。Narendra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人生的可怕。他終於領悟到聖‧羅摩克里希那一直述說的「真實」——「這個世界的幸福啊,是短暫無常的,轉瞬即逝⋯⋯」

那年夏天過後,雨季來臨。Narendra為了找工作與籌錢,一樣空腹整天在外奔波。一天傍晚,全身溼透的他在回家路上,因為過於疲勞,暈倒在某戶人家屋簷下。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失去意識。各種顏色的思想或風景,接連不斷地浮現在心上,又消失而去。我連趕走這些想法的力氣都沒有,也沒有特別集中在一件事物上的力氣。
忽然,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像是將覆蓋在我靈魂上的好幾塊帷幕剝下一樣,長年來困擾著我的理智、擾亂著我的心的種種疑問,例如神的無限的愛與嚴正處罰間的關係,它們全部溶解於無形!我陷入狂喜。當我再站起來往前走時,身體的疲憊已經完全被治癒,心裡充滿著無限的勇氣與平靜。那時已經黎明。
翌日,我下定決心要出家。我並不是為了賺錢、侍奉家人、或追求世間尋常喜樂而誕生的。我堅定地決定,要像祖父一樣出家,然後思考著要哪天離開家裡。」

但是就在這一天,羅摩克里希那忽然來到了加爾各答。Narendra聽到這個消息,想說這樣正好,從這個世界永遠消失之前他還想再見羅摩克里希那一面。
一看到Narendra,羅摩克里希那以不尋常的執拗邀請他:「今天和我一起去達克希什瓦(註)吧。無論如何我都要帶你去喔。」在馬車上,兩個人沒有什麼交談。到了寺院,進了房間以後,一段時間羅摩克里希那處在恍惚狀態裡,忽然就靠近Narendra,緊緊握住他的手,流著眼淚唱起歌來:
 「說出口好嗎  不說比較好嗎
    怎麼做  你才能接受呢
    怎麼做  你才會在這裡      」

Narendra熱淚盈眶,想著:這個人他什麼都了解⋯⋯。師徒兩人手牽著手一起哭泣。現場的人們覺得奇怪,想說是發生什麼事了嗎。等到兩人冷靜下來一問,羅摩克里希那微笑著回答:「沒什麼,這是我和Narendra兩個人之間的事,和大家沒有關係。」
入夜後其他人都回家了,剩下他們兩人。
羅摩克里希那像個小孩一樣啜泣著,說道:「你是為了聖母的工作而來到這個世間,不應該生活在世俗裡。我一直都知道這一點。但是求求你,在我還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請繼續和你的家人在一起。拜託,為了我這麼做吧。」

雖然Narendra下定決心要出家,但家人的生活還是他最為掛念的。從這之後,事情自然地運作,他不必費很大的力氣也能獲得生活上必要的收入。以前他認為在卡利女神殿向聖母的神像祈禱只是迷信,而非常排斥;但現在他沒有任何抵抗,真誠地這麼做。他終於認同了向根本造化力具體化後的人格神祈禱的必要性。此時距離兩人初次相遇,大約快滿三年。

隔年,1885年四月開始,羅摩克里希那感到喉部疼痛。後來開始出血,被醫生診斷為喉癌。
因為在卡利女神廟裡無法充分治療,弟子們在加爾各答租了一個房子,將上師移往該處,委託有名的醫生來為羅摩克里希那治療。然後,以Narendra為中心,十二位年輕的弟子開始住下來,看護上師。每個人都出身良好,深受家族期許能在世間上出人頭地,但是他們在這時都向家族宣告要出家,與上師同住,一邊看護上師,同時努力於修行。
羅摩克里希那沒有隱瞞Narendra就是他精神上的繼承者,其他弟子和信徒們也非常自然地認同這一點,無論什麼事情都以這個23歲的青年為中心,他是天生的指揮者。

在羅摩克里希那逝世後,這些年輕的弟子們聚集起來。他們住在一起,認真修行。Narendra指導他們的學習及冥想,努力提高他們的智性與擴展見識。其後他以維韋卡南達之名向世界揭示的壯闊思想,大部分即是在此時準備好。
最後只留下一個弟子守護著上師的遺骨,其他人朝向印度全國各地托缽旅行。Narendra花了六年的時間走遍印度各地,足跡從喜馬拉雅山到印度最南端的科摩林角。這段期間他接觸過各種不同階級的人,大家都對他留下一生難以抹滅的強烈印象。

註:達克希什瓦卡利女神廟,Dakshineswar Kali Temple,位於印度加爾各答。聖・羅摩克里希那常住在該神廟裡。


斯瓦米・維韋卡南達
(Swami Vivekananda)

【推薦閱讀】可點閱以下連結
*在世界宗教會議大放異彩的斯瓦米‧維韋卡南達
*磁鐵和鐵片—斯瓦米‧維韋卡南達與聖‧羅摩克里希那的相遇
*印度之光:聖・羅摩克里希那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初次訪台特別課程




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將於2017年5月10日至5月16日這段期間,初次拜訪台灣!!

尋尋覓覓,希望能找到一切問題及答案的源頭,

希望能得到溫暖、有智慧又有力量的引導,


因為遇到Shri Mahayogi,這一切發生了,

(參考文章:我與上師Shri Mahayogi的相遇

因為希望很多人也能感受到這溫暖、有智慧又有力量的引導,


所以不斷地邀請這位瑜伽成就者來到台灣,


感恩邀請Shri Mahayogi訪台一事即將成真,


這是多麼榮幸又深受祝福啊!



這段期間裡我們將有四場真理問答,詳細資訊及報名連結稍後開放,敬請期待~

5月11日(四)真理問答  19:45~21:25  @SPACE YOGA

5月12日(五)真理問答  14:30~16:10  @心悅人文空間

5月13日(六)真理問答  14:30~16:10  @心悅人文空間

5月14日(日)真理問答  14:30~16:10  @心悅人文空間


【有關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

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於八歲時,自然地進入了無分別三摩地,
完全專注,沒有任何觀點或概念,了悟了阿特曼(Atman)——真我,
是一位長久處在終極自由的無上至福的大師。
在青少年時期,他經歷了徹底深入的苦行,很快地精通了所有瑜伽的分支,
由自己的經驗檢驗出通往神聖真實的真正路徑。

1976年,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於日本京都成立了Mahayogi 瑜伽修道所;1996年在紐約及京都設立了Mahayogi Yoga Mission。
Mahayogi Yoga Mission於2016年正式更名為Mahayogi Mission。
Shri Mahayogi現在主要往返於京都與紐約,給予弟子們最適切且直接的指導。

#關於Shri Mahayogi的更詳盡介紹請看紐約官網簡介:https://goo.gl/4ydmRG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磁鐵和鐵片—斯瓦米‧維韋卡南達與聖‧羅摩克里希那的相遇

斯瓦米‧維韋卡南達原名為Narendra Nath Datta,出生於剎帝利階級,是家裡的長男,家庭富裕而且擁有良好的社會地位。他從小天資聰穎過人,在學業、運動、音樂等任何方面都表現出色,個性勇敢、堅毅,也是朋友之間的中心人物。Narendra自幼就展現強烈的宗教傾向,當其他孩子正在玩遊戲時,常常只有他在神像前冥想好幾個小時。
因應Narendra成長時代的風潮,受現代主義及理性主義的洗禮下,他成為現代化的青年。Narendra排斥無條件的信仰,如果沒有明確的證據的話,他什麼也不相信。雖然廣泛地遍讀群書、和學者們討論、尋求宗教家們的意見等等,很遺憾的是,這些都無法解開他對於人生最終極真理的所有疑惑。有人告訴他,如果真的想知道神的話,就應該要去達克希什瓦見聖‧羅摩克里希那,否則不管去哪或見了誰都是浪費時間而已。

一次機會下Narendra終於見到羅摩克里希那,他雖然對羅摩克里希那留下不好的印象,卻還是忍不住再去見他。不過,隨著見面次數增加,Narendra重新評價了這位聖者,也越來越尊敬他。
然而,Narendra是如此充滿智性與自信的人,他完全不同於其他的弟子或信徒,對於羅摩克里希那所說的話,Narendra會追問到底,徹底地檢討,直到他可以全部認同為止。對此羅摩克里希那非常高興。羅摩克里希那對別人總是說要謙虛、要謙虛,只有對Narendra是完全不同的對待。
有一次,「禮拜女神的石像,到底有什麼效果?」、「你看到神或是和神說話,一定是一種幻覺沒錯。」——被如此猛烈地追問後,純真的羅摩克里希那跑進卡利女神殿裡對聖母哭訴:「聖母(Ma)!Narendra他說了好過分的話。難道像Narendra所說,目前為止聖母(Ma)讓我看到的一切、教導我的一切,都是謊言嗎?我被騙了嗎?」聖母笑著安慰他:「再忍耐一下吧。那個孩子現在就是處於會這樣說的時期。之後他會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的。」
縱使Narendra想要恣意妄為、隨他所意而批評老師,但他確實是非常快速地被吸引過來。即使他在表面意識上有所反抗,也起不了作用,就像是被磁鐵吸引過來的鐵片一樣。

一天,羅摩克里希那講述了有關不二一元(advaita)的哲學,但是那對Narendra來說很難以理解。Narendra到隔壁房間,正好有一個平時也滿口道理的人在那,兩個人就邊抽菸邊說「說什麼神以外其他東西都不存在……這個水瓶也是神,這個杯子也是神,所見之物包括你我,全部都是神,這種話能信嗎?太愚蠢了!」語畢兩人放聲大笑。此時羅摩克里希那以處於前三摩地的恍惚表情走進來,靠近兩人,溫柔地笑著,問:「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有趣的事情啊?」然後碰觸Narendra的身體,羅摩克里希那就進入了三摩地狀態。

之後Narendra向其他人描述:「那一瞬間,我的心完全轉變了。全宇宙的一切看起來都是神。我保持沉默,想著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回到家以後,這樣的狀態也沒有改變。所見一切都是神。餐桌、食物、盤子、伺候用餐的僕人,都和我一樣是散發著光芒的神啊!我吃一兩口以後就停下來,一聲不響地坐著。因為聽到母親說『怎麼啦?為什麼不吃飯,光只是坐著?』,才又開始吃飯。
那段期間裡,手腳都沒有感覺,即使吃著食物,也感覺像是其他人在吃一樣。吃飯吃到一半就睡著啦,或是比平常還多吃好幾倍啦,即使這樣也沒吃壞肚子。母親很擔心,想說我是不是得了重病或是將不久於人世。
這樣的狀態比較減輕以後,這個世界感覺起來就像夢一樣。散步時,我還試著用頭去撞路邊的鐵欄杆,看看它到底是真的欄杆還是虛幻的。因為手腳都沒有感覺,我還想說是不是神經麻痺了。
好幾天我都未脫離那種難以形容的狀態。但是返回原本狀態後,我確信那樣的狀態是不二一元智慧的前兆,深切地感受到,聖典裡所寫的東西絕對不是胡說八道。從那個經驗以來,我對不二一元的吠檀多真理不再有懷疑。

斯瓦米・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


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樂來越愛 祢



編按:今年,2017年第一次的奉愛唱頌聚會,珝珝參加以後寫下她的心得文,分享給大家~

撰文:珝珝

第一次接觸梵唱(Kirtan)是在Mirabai桑(註1)來台,吟唱時,內心充滿平靜與快樂的感受,深深觸動了我,不知不覺熱淚盈眶。每當心煩氣躁時,耳機裡傳來的悠悠梵唱,總是讓我能夠靜下心來,腦海浮起Mirabai桑、前輩,以及啟蒙我追尋靈性的Lynn老師,彷彿從走岔了的路上,把我稍稍拉回正軌。

1月14日第一次參加Lynn老師帶領的奉愛唱頌,第一首梵唱是關於濕婆神(Shiva)。
濕婆神最強大的武器,就是在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這一隻眼睛能發出神火,殺死所有神和其他一切生物,也因此濕婆又被稱為「毀滅之神」。既然如此,為何要讚美他呢? 我想,人一旦遭遇災難,往往被迫失去什麼,原本正常的生活崩解,那股衝擊有如人生面臨「毀滅」,也許從此沉淪、一蹶不振,但也同時是讓人重新思索生命真正意義的珍貴時刻。

是的,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幾年前先後失去父母,人生失去依靠與方向,整個人有如行屍走肉。也因為如此巨大的打擊,我接觸了瑜伽,又在尋尋覓覓之後遇到了Lynn與Raja Yoga。持續練習一段時間後,對我來說有如脫胎換骨,從裡到外都顯得輕盈許多。

就像Lynn所說的,人生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面臨災難,生命經驗就是不斷地教導我們,幫助我們體悟什麼是最重要的,推動我們一步步去探索什麼是「真正的我」,「我」的本質。我想,這不正如過篩的過程,一步步篩掉大量的沙石,最終,隱藏的鑽石才得以顯露、發光。

事實上,濕婆神的第三隻眼,雖然能夠毀天滅地,卻也能將作惡多端的金、銀、鐵三座惡魔城市(⋯⋯不確定是否指財富、名利等),和引誘他脫離苦行的愛神燒成灰燼。Om Namah Shivaya,讚美濕婆Shiva吧,既然災難不可免,那就祈求他幫助我們移除黑暗,讓我們能夠義無反顧地迎向神。

第二首梵唱是關於克里希那神(Krishna),描述牧牛姑娘拉妲(Radha)在思念著克里希那,有如一首「情歌」。Lynn老師藉由克里希那的故事,講述神跟人的關係,猶如母親跟小孩,僕人與主人,也如朋友,甚至也可以像是男女之間的愛情。這就好比我們在人世間想要尋找神,那種好想見祢、好想靠近祢的感受。在梵唱前後,Lynn老師分享了自己遇到上師(Guru)的過程與心情,她說得真切,幾度語帶哽咽、眼眶泛紅,而在梵唱時,我也注意到有前輩不斷流淚,她們都令我有很深的感受,為何她們這麼堅定? 難道不曾懷疑?難道中邪?(歪了⋯⋯)然而,在她們身邊的我,卻如此安心。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荒廢練習了一段時間,沒想到內心就此迷失,再度陷入痛苦。當時內心一直有股聲音告訴我,「快回去、一定要回去」。說也奇怪,直到又回來團練,漸漸的,我又找回了自在。

如果未曾離開,也許不知道Raja Yoga的「威力」,以及gurabai(註2)給我的力量吧。
不禁想到Lynn老師曾經自問的:「我也能找到自己的上師嗎?」
 也許不久會有答案。

PS. 標題借用最近很夯的一部電影片名,期許梵唱給我們力量,幫助我們更靠近真實。


註1:Mirabai為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的弟子,跟隨上師學習瑜伽至今長達十六年,目前住於日本京都。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2015及2016年均曾訪問台灣,為台灣的同學們帶來許多啟發與鼓勵。

註2:gurubai,為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印度之光:聖‧羅摩克里希那


撰文:Lu

今天是2月18日,將近兩百年以前的這個日子,聖‧羅摩克里希那(Sri Ramakrishna)誕生於這個世界上。如同過去的聖者們(例如佛陀、耶穌基督、克里希那…等)一般,羅摩克里希那的一生為我們示現了宇宙最終極原理——真理是一。他的教導,如同光輝太陽一般照耀著我們,超越所有民族、國家、宗教,是普世性的福音。

我第一次接觸到聖‧羅摩克里希那的聖名是在讀《悟》(註1)的時候,書裡面提到他曾經說過:「更單純地…請只是想著神,這樣的話神也會注意到而走向你。」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深深地觸動著我的心……
後來一次機緣下,我開始讀《印度之光---聖羅摩克里希那的一生》這本書(註2),裡面生動描寫了羅摩克里希那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他全心奉獻予卡利女神的愛,他的修行,他與周遭人們間發生的故事…等等。羅摩克里希那常常都像是天真無邪的孩童一般,言行舉止非常單純可愛,但他的話語又滿溢著智慧與力量,簡單、純粹、直接撼動人們的靈魂深處。我常常讀著讀著,就因為太過感動而流淚,或是忍不住因為他的幽默而大笑,

去年在因緣際會下,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二的團練時間的最後,有機會和一起練習的同學們分享羅摩克里希那的故事,有些故事我經過整理、翻譯後曾經張貼在部落格上,點下方連結就可以進去看囉。


現在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二,體位法練習之後還是都會分享不同的聖者故事,歡迎大家一起來練習,順便來聽故事喔~😊

註1:《悟》為Mahayogi Mission之出版品,紀錄Sadguru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與弟子間之問答,目前有日文版(悟り)及英文版(Satori)。
註2:原書名為《インドの光 聖ラーマクリシュナの生涯》,著者為田中嫻玉女士,只有日文版。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在世界宗教會議大放異彩的斯瓦米‧維韋卡南達

1893年時,聽聞美國將舉辦世界宗教會議,斯瓦米‧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的弟子與朋友們集結了資金,為他買了船票,鼓勸他出席。未詢問任何會議的舉辦時間、參加條件等等,維韋卡南達在自己方便的時間出發了。同年5月31日,從孟買出發,經過香港到達日本長崎,由陸路經過大阪、京都、東京,抵達橫濱,然後搭船至加拿大溫哥華,最後搭火車終於抵達美國芝加哥。

旅程途中,維韋卡南達幾乎用盡了旅費,到達芝加哥以後才知道,宗教會議的報名時間已結束,而且,若沒有知名團體的身分擔保就無法參加。維韋卡南達打電報給印度的某宗教團體請求協助,但對方並未理睬。無可奈何下,維韋卡南達將一切交託天意,他聽說波士頓的生活費很便宜,就用所剩無幾的美金買了一張火車票,前往波士頓。然而,在火車上時,他的姿態與應答吸引了一位貴婦,她聽了維韋卡南達的事情以後,介紹了一位哈佛大學的教授給他。教授與維韋卡南達見面後,震驚於他的才氣縱橫,即刻寫了一封信給宗教會議的委員長,表示應該讓維韋卡南達以印度教代表出席會議,然後為維韋卡南達買了前往芝加哥的車票,甚至為他安排好宿舍。

宗教會議從9月11日開始,持續到9月27日。在這期間維韋卡南達大約演講了十次,但從第一次演講開始就博得了滿場人氣。超過180公分的強壯體魄,身著緋紅色長袍,金黃色的頭巾包覆著烏黑的頭髮,橄欖色的臉龐,溫文儒雅的高尚氣質,還有靈動的大眼睛——誰都無法抵擋那雙眼睛所散發的魔力。他大膽地說出「所有宗教的真理都是相同的」,其他的代表們述說著自己宗教的教義或神,然而維韋卡南達所宣揚的,是全人類共通的神,是超越人種、國家、宗教派別的普世福音。報紙甚至寫到:「無疑地,維韋卡南達是宗教會議裡最偉大的人物。聽了他所說的話後,我們深切感到派遣傳教士去傳教的愚蠢。」

不管當時那場宗教會議舉辦的意圖為何,這個從東方來的異教徒竟然引領了整場會議的氛圍,確認所有宗教間的和平與愛,確立普世性的宗教真理,為宗教會議帶來重大的結論,這恐怕是主辦者始料未及的成果。

維韋卡南達堂堂說出:「基督徒不應改信印度教或佛教,印度教徒或佛教徒也不應改信基督教。然而我們每個人,在吸收他人精神的同時也必須要保存自己的特性,而且遵循著成長的法則成長⋯⋯。若是宗教會議對於世界展現了什麼的話,就是這件事。亦即,這場會議是要對世界證明,神聖、純淨與慈悲並非這個世界上的哪個宗教團體的專有物,以及,不管是哪一個組織都誕生出擁有高尚人格的男性女性。
儘管已經有這樣的證明了,若是還有誰幻想著只有自己的宗教是正確的,只有自己的宗教應該永遠存在,而要消滅其他宗教,我會從心底憐憫那個人,並向他指出事實。不管是誰想提出抗議,不久後,每一個宗教的旗幟上都會寫下『互相扶持幫助,而非互相攻擊』、「理解而非破壞」、「取得和諧,不做無謂的辯論」吧!」

【推薦閱讀:斯瓦米・維韋卡南達的故事
【維韋卡南達的上師:聖・羅摩克里希那的生平介紹

斯瓦米・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